无国界医生在危急和灾难的前线救援工作广为人熟识,然而,我们实际仍有大量的救援项目是致力解决被忽略的危机及缓解身处困境的人们不为人知的困苦,其中一个项目便是诊治耐药结核病。
 
Marta Askalyan,51岁,患有广泛耐药结核病(XDR-TB)。在过去的30个月内,她花了16个月在医院接受治疗。她来埃里温(Yerevan)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之前曾在俄罗斯接受治疗。在2013年5月,她开始了新的治疗,包括服用bedaquiline药物。无国界医生的Hakob Atshemyan医生定期来探访她,密切跟进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 Andrea Bussotti/MSF
 
每年全球有近900万人确诊患上结核病(TB)。结核病是一种影响肺部的疾病,导致长期咳嗽、痰中带血、严重消瘦及胸痛气促等症状。虽然治疗过程漫长,但结核病是可以治愈的。反观治疗耐药结核病(DR-TB)(即一线结核病药物已证无效),,则复杂很多。诊断耐药结核病是困难的,而标准的疗程非常艰辛。治疗期不单长达两年之久,而且药物价钱更昂贵,并会导致不良的副作用。
 
纵然情况未如理想,快速及准确地诊断和治疗耐药结核病仍是非常重要,因为病毒很容易透过飞沫传播,是一个未被重视但却威胁着全球的健康危机。
 
面对眼前在全球急剧蔓延的疫情及患有致命结核病的病人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无国界医生早在27年前已开展结核病治疗项目。至今,无国界医生在全球超过39个国家提供结核病的诊断、治疗和护理,现时亦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型的非政府耐药结核病护理提供者。
 
阿韦季相(Vardan Avetisyan),60岁,患有耐多药结核病(MDR-TB)。他8年前被确诊患有结核病。在2013年,他接受了手术切除左边肺部。目前,他每日需要服用13粒药丸。 © Andrea Bussotti/MSF
 
创建集团是无国界医生在全球医疗人道救援工作的长期合作伙伴,致力与无国界医生的前线人员一同对抗这威胁全球的疾病。
 
“我们意识到每年数以百万计的人罹患结核病,而很多病人得不到他们所需的护理。其中许多病人生活在贫困、孤立的社区,被排拒在正规的公共医疗服务之外。无国界医生正是试图接触这些人,以确保他们能够得到适时及有效的诊断和治疗。这就是两年来,我们成为无国界医生的合作伙伴,支持他们提供耐药结核病服务的原因。”
- 李松德,创建集团常务董事
 
 
治疗耐药结核病过程复杂,每天服用多达24粒药丸会使病人感到恶心及无法进食。如处方剂量错误或药物质量欠佳,病菌抗药的情况就更为严重。由于身体虚弱和疾病的高传染性,患病儿童需被迫停学。就算是诊断也很困难——测试该疾病的最常见方法是在显微镜下检测患者的痰,但这种方法的准确性不是最高,而且不足以识别病菌是否耐药。另一个更准确的方法是将样本送到实验室进行测试,可是需时约3个月,这反而往往延误了患者接受治疗的黄金时期。
 
近年,医学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快速和非常准确地诊断结核病(在数小时内得知结果),并且操作简单得能在村镇诊所使用。无国界医生已经在全球数十个项目地区采用了这个新技术,遗憾的是成本仍然十分高。
 
幸得创建集团的支持,无国界医生得以继续在印度、塔吉克斯坦和津巴布韦等国家提供治疗耐药结核病的项目,包括:
 
I  准确测试和诊断耐药结核病
II 提供治疗耐药结核病的药物和疗程
III 为面对艰辛疗程和社区歧视的病人提供支持和心理社交护理
IV 倡议研发更有效的结核病药物,以及让全球有需要的人获得所需药物
 
“无国界医生是一个独立的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我们认同及高度赞赏其‘只会基于人们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种族、宗教、性别或政治因素左右’的使命。同时我们知道无国界医生的项目遍布全球约65个国家,因此,我们对无国界医生的能力和经验非常有信心,并相信无国界医生会以最迅速、有效和忠实的方式,运用我们的捐款向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
- 李松德,创建集团常务董事

 

西索尔(Priscilla Sithole,右一)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被诊断患有耐多药结核病。她的病情和随后漫长的治疗使她无法上学长达一年多。她在津巴布韦的布黑拉(Buhera)接受无国界医生的耐多药结核病治疗,并在2012年痊愈,能够再次回到校园。 © Julie Remy/M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