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无国界医生为冲突、天灾、疫症的受害者,以及被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必需的医疗护理。
 
我们提供基本医疗护理、进行外科治疗、抗击疫症、修复和运作医院及诊所、开展疫苗注射运动、设立营养中心和提供精神健康护理,并训练本地医疗人员。我们的紧急队伍受过专业训练,装备好所需要的一切,为灾难中的人提供迅速的援助。
 
我们也为长期活在紧急状态下的人,包括因冲突和灾难被迫流徙的人提供医疗照顾和心理支援。无国界医生在全球的项目治疗传染病患者,包括结核病、艾滋病和黑热病等。
 
我们会在有需要时建设水井、提供安全饮用水,以及分发帐篷和其它救援物资,例如煮食和清洁器具套装。
 
开展项目
无国界医生在出现武装冲突、流行病或疫症、社会暴力、天灾,或有社群被排拒在医疗照顾以外的国家,提供医疗人道援助。
 
人道援助的核心目的是救助生命、缓和苦困,以及协助身处生命受威胁境况的人重建尊严。
 
无国界医生的行动通常有医疗队伍在健康中心、诊所或医院工作,应付灾难中人们最迫切的医疗需要。我们也提供安全的饮用水和分派栖身物资。我们在管理和提供援助方面,拥有持续和直接的控制。
 
我们会运用经验和判断,决定是否提供援助以及援助的性质。在开展项目前,医疗队伍会先进行评估以界定医疗需要,又会分析无国界医生所能够提供的援助,并定期检视我们在不同救援地点的存在与否,与应付病者需要的关联。
 
武装冲突
受困于武装冲突的人可能是骚扰、暴力袭击、强暴或谋杀的受害者,他们或被迫离开家园。在人们亟需全面的医疗和人道支援之际,医疗服务往往少之又少。
 
我们的队伍为受困于冲突或逃亡流徙的人,提供援助和医疗服务。当医院和健康中心被毁或不胜负荷时,无国界医生会提供医疗护理和支援。我们的工作包括派出队伍设立手术室、提供基本医疗的诊所、公共卫生支援、营养项目、疫症控制和精神健康服务等。
 
天灾
在天灾的影响之下,很多人可能受伤,更多人失去家庭、朋友、家园及一切,有实时的医疗需要。
 
天灾受害者的需要必须快速地得到确认,但要前往灾区却相当复杂。无国界医生时刻备有预先包装妥当的装备,让队伍能够迅速救助生命。救援队伍会进行手术,提供心理社会支援和营养支援,并分发援助物资,包括毛毡、帐幕、煮食和清洗工具等。
 
我们的队伍也在有需要时进行预防工作,确保有安全的饮用水供应,并设立卫生系统,以及进行疫苗注射运动减低疫症爆发的风险。
 
我们的救援工作也要考虑本地能力和策略的重要,我们会与政府和不同组织有大量的合作。我们意识到应付这类灾难,国际救援在时间、质素和与本地的关联上皆有所局限,因此在无国界医生项目工作的大部分员工都从本地聘请。
 
流行病和疫症
疫症可以在一个局势稳定的环境爆发,但更多是在急性紧急情况下发生。当大批人的身体因某些情况变得虚弱,并一同居住在卫生情况恶劣和非常挤迫的环境,疫症便很容易爆发。
 
一旦爆发霍乱、麻疹和脑膜炎,均可以迅速传播,在恶劣的居住环境下,传播的风险更高。疟疾在超过100个国家属流行病;全球有数以百万计的艾滋病和结核病感染者;数十万人感染了较少人认识但同样严重的疾病如黑热病、昏睡病和美洲锥虫病。虽然病毒性出血热疾病如伊波拉或马尔堡的个案较为罕有,但它们与以上所有疾病一样可以致命。
 
当本地健康中心和医院的应付能力已超出负荷,无国界医生能带来支援。与本地政府的合作促使无国界医生在紧急灾难时能够更快速响应。我们会在现有的医疗中心工作,或在有需要时建立新的架构,医治被疾病影响的人,并针对最脆弱的人群进行预防工作。
 
对于一些高度传染的疾病如麻疹和脑膜炎爆发,防疫注射是最佳的保障方法。无国界医生会在提供治疗的同时,对受影响的人口推展疫苗注射运动。
 
我们的队伍也积极提高人们对疾病风险和防止传播的方法的认知。我们会训练本地员工,进行小区健康教育。
 
透过「病者有其药」项目和「被忽略疾病药物研发组织」,无国界医生就一些不合比例地影响全球贫困者的疾病,推动病人得到更佳和更能负担的治疗。
 
社会暴力和被排拒在医疗照顾之外
街童、难民、移民、流徙者、囚犯、无业人士、艾滋病或结核病感染者、吸毒人士、性工作者、所有少数族裔人士……很多人因为他们的身分而无法得到医疗照顾。他们惧怕被歧视,不愿意寻求协助,又或是医疗护理系统刻意地把他们排拒在外。
 
无国界医生的队伍为不能获得医疗服务的人,提供医疗、心理和社会支援。我们的工作包括揭示病人获取医疗照顾所面对的困难,引起大众关注。我们也推动本地政府和民间组织,改善病者得到所需服务的机会,以及提高社会对他们的接纳。
 
结束项目
无国界医生致力援助身处极端危难中、最脆弱的人群。因此,任何结束一个救援项目的决定,是为了把援助投放在最有需要的地方,而要作出的选择。另一个关键是不要使本地或全国的医疗系统,变得长久地依赖无国界医生。
 
很多时候,当本地政府或机构已有能力接手无国界医生的工作,救援项目所在之处已不再需要我们时,我们便会离开。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会安排一个全面移交工作的过程,向本地员工和政府妥善交接,避免救援工作因此而受到干扰。
 
但若冲突重现,或再次出现危难的情况,医疗和人道需要不获担保足以应付时,我们将会准备重返。
 
稳定或不安全的情况
当暴力的情况充分地稳定下来,流徙的人口也能够安全地重新安置,正常的医疗护理服务得以恢复,无国界医生将会结束工作项目。
 
如果冲突恶化至威胁到无国界医生和其它人道工作者的安全,我们可能会因为队伍的安全情况而撤走。若所提供的援助被移离最脆弱的平民,我们也可能会撤离。
 
若政府或武装部队故意阻挠我们进行救援任务,我们或会发声,尝试扭转有关情况。
 
能力及责任
当本地或中央政府及相关组织单位有能力和动力去重建及发展医疗系统,以应付人口的急切需要时,无国界医生将会撤出。
 
同样地,如果有其它组织在同一地点提供医疗上的支援,我们都会评估我们的工作会否与其重迭。
 
紧急需求的减少
当医疗紧急事故完结,例如麻疹或脑膜炎疫症告终,又或是被边缘化的社群如囚犯和街童不再被排拒在医疗系统以外,无国界医生会结束项目。当天灾灾民最紧急的需要已获照顾,外界的焦点应由救援行动转为长期发展工作时,我们也会把工作移交。
 
 

人员

每日,超过3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无国界医生工作人员,为受困于危难中的人们提供援助。
 
他们是医生、护士、助产士、外科医生、麻醉科医生、流行病学专家、精神科医生、心理专家、药剂师、化验室技术员、后勤专才、水利卫生工程师、行政人员和其它支援人员。
 
他们有超过九成都是在救援工作的所在地聘请,与少数的国际救援人员一起在项目中工作。
 
救援项目亦得到行政办事处的人员支援。为确保无国界医生向最有需要的人提供有效的医疗援助,传讯、倡议、筹款、财务和人力资源队伍全部在所属岗位作出贡献;专责的医疗和后勤支援部门则确保研究上的创新和发展,能够适当应用于组织在世界各地的诊所和医院的工作。
 
我们所有员工都是专业人员,他们选择为无国界医生工作,源于对人们的健康和生存所作的承诺和关注。
 
 

財政

资金从何而来
无国界医生大部分的收入来自私人捐款,以助确保救援行动的独立和灵活。组织逾九成的经费来自全球超过500万名的独立捐款者,余下的经费来自政府和政府间的组织。
 
当我们在牵涉多个派系的武装冲突,或人道援助未能被明确界定的地方工作时,我们完全依赖私人捐款资助救援项目,来确保救援行动的独立。
 
资金如何运用
无国界医生所有国家办事处都是非牟利组织。组织超过八成的经费均用于人道工作上,余下两成则用于管理和行政,以及筹款工作上。
 
我们会维持3个月至12个月的总开支储备,让我们能够实时应对危机,毋须等待募集进一步的资金才可展开救援工作。
 
财务控制和透明度
无国界医生严谨控制资金的运用,所有国家办事处都会公开其经审核的财务报告,会计帐目清楚界定不同类别的收入和支出,并公开说明组织如何筹募和运用资金。
 
无国界医生国际财务报告是一个保持透明度和问责的工具,让公众一览无国界医生的全球工作。请按此阅读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