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问:“今次是甚么项目?”我答:“埃博拉。”朋友再问:“甚么?埃博拉?!你说笑吧!”我再答:“没有说笑,是西非利比里亚的埃博拉项目。”接着,大家就会静默了数秒........朋友打破了沉默的道:“死亡率最高可达九成,你可要多加小心。”我答:“我会。”以上的情景,在我出发到利比里亚前经常发生。我很感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
从小就喜欢中秋节,所以早已预备了月饼、蜡烛、还有可爱的兔子灯笼,准备跟同事应一应节。我的同事来自欧洲丶北美洲和非洲,大都不太认识中国的传统节日,我也可籍此机会弘扬一下中国文化。当聊到中秋节有句说话叫作人月两团圆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感慨。对,我们都是一班离开自己熟悉家园,离开家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作前线救援的人。在救援过程中,结果很多时都未能尽如人意。当遇上沮丧气馁的时候,人在外地,说不想家的温暖,是骗人的吧!我还记得当同事和他两个女儿作视像对话时,他那嘴角所含的笑意。
© Chiu Cheuk Pong
“轰"急诊室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半分钟后已有人报讯,说是交通意外,离医院非常近,还来不及准备,伤者已到了。 一个男伤者在数位亲友的参扶下,蹒跚的走到床边,血流披面。同事熟练的替病人接上氧气,开通静脉输液。数分钟后,病人意识下降并伴随抽搐及大量吐血。
© Chiu Cheuk Pong
那是一个炎热的早上,急诊室依旧繁忙,正当各同事都为眼前的病人忙着,分不了身的时候,再有一个病人被送进来了。 病人是一个6岁女童,父亲慌张的把女童放在病床上,同事着他冷静,并用当地语言询问病况,我则替女童进行身体检查。她看来非常疲倦,眼窝凹陷,口唇干涸,皮肤弹性欠佳,再加上女童由昨天开始不断腹泻及呕吐,我们断定为严重脱水,需要立刻给予静脉输液作补充。 输液期间,父亲一直握住女童的小手,半步也没有离开过。半小时过去,首轮的快速输液亦结束了。
© CHIU Cheuk Pong
早前,就在巴基斯坦的杰曼,我渡过了第一个前线上的生日。 当天的大清早,被一连串的拍门声吵醒了,睡眼惺忪的我打开了房开,看见同事G已站在门外,用狡猾的语调跟我说:“来。"那时心中不禁疑惑起来,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还是他们又想到什么新的鬼主意来作弄人?不暪大家,我的同事除了工作出色外,更是一班非常狡猾和爱作弄别人的人。
© CHIU Cheuk Pong
一直很想介绍一下我的团队,适逢同事在无心插柳之下画了这样的一幅画,就用它来说明一下这个令我引而自豪的团队吧。我的团队共有20多人,当中包括巴基斯坦的当地同事及其他来自不同的国家共7人,依次如画中的小猫。 N先生,英国籍的后勤工作人员,主理项目内的所有支援事务,包括水丶电丶燃气丶氧气丶机械丶装修丶维修丶电脑丶通讯丶仪器/药物的采购丶运输及储存、人事招聘以及安全事项等等,都是由他一手包办的,所以他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 CHIU Cheuk Pong
晚饭时间,电话如常的响起,同事通知我有急诊,需要支援。口中的饭菜还未吞下,脚已踏进急诊室的诊症间了。病人是一个小女孩,一看脸色,已知不妙,胸腔没有起伏,看来已没有呼吸了,连随往脖子上一探,脉搏亦没有了,但仍感觉到有些微的余温正残留着。病人的父亲说,当发现女孩不省人事时,已尽快的把她送到医院来,但亦花了个多小时才顺利到达医院。
© CHIU Cheuk Pong
在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已干等了一个星期,等的就是一个许可证可让我进入我工作的地方──巴基斯坦的杰曼(Chaman)。 杰曼位于巴基斯坦的西北面,与邻近的阿富汗只有数公里之隔。基于安全问题,巴基斯坦政府对此地的管制非常严谨,外地人必须拥有特别的许可证方允许进入。甚么?想到此旅行?别说笑了!! 我可是因此而被迫滞留在伊斯兰堡,等待放行。
Photo source: Vincent PAU
清晨五点,一如所料,被带着敌意的晨光晒(热)醒。望着一片颓垣败瓦,忽然想起没有在香港的医院工作已经一年有多了,再望望眼前的光景,一切好像是发梦一样,一年前,有谁又会想到今天我会身处此地呢?  一年之前,放弃薪优粮准的工作,就系咁开展了不平凡的一年,回望当初一点都不后悔,毕竟世上有太多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这一年很漫长,发生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学懂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干了很多之前唔相信自己做得到的事。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