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佢目露凶光都应该知来者不善啦! 就系咁,我以左手掩护,右手进食,虽遇多次袭击,仍然力保不失。用呢个Pose,我跟苏丹猫足足对峙了十多分钟。 老板,我落机第一餐咋,D饭冻既你都同我争?!不过世上又点会有永远的敌人呢? 两日后我地化敌为友,佢系目前唯一一个会听我讲广东话既生物...
Reply Share
出发喇! 梦想成真的一天终于安稳而又平静的到临。我不是伟人,只是平凡任性相信梦想的小朋友而已。 With Great Power,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黎紧我会把握呢个难得的机会,向非洲的大小朋友分享来自香港的爱,告诉他们世界还会有人向他们伸出援手。 假如世上有平行时空的话,或者我在其它时空里可能已经发左达、结左婚、生埋仔,但我可以肯定,呢个Moment,我系咁多个时空最开心果个! 祝你早日梦想成真! 送给所有还相信梦想的你! 鲍隽宇(Vincent),来自香港的护士,于2012年加入无国界医生,并于同年远赴南苏丹首次参与救援任务。
Reply Share
语言 在工作以外,我亦学习当地语言。虽然我只懂得如何打招呼,但是当地人已很惊讶。学习当地语言亦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善与当地员工的关系。因为我不是单只一个人工作,所以好的团队精神是重要。在工作上,我以英语与同事沟通。很多同事的母语都不是英语,但是无论是甚么口音或英语程度,最重要的是我们大家能明白大家讲的英语。
Reply Share
第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在交接期的一个星期,我接收很多数据,我要学识以计算机处理数据,并尝试明白无国界医生在赞比亚的项目,尽快使自己熟识新的工作环境。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跟进,我觉得一日廿四小时根本不够用。因为工作时间很长,所以不够一个月我的身体已经觉得很疲倦。
Reply Share
经过总共四日的机程和车程,我到达非洲的赞比亚,负责一个非紧急救援的艾滋病项目 。由生活到工作,每一样都是新事物。起初我真的很迷网,不知自己的方向。我学习如何管理药房和货仓,例如︰如何保持温度和防止潮湿、如何监测害虫、如何防止货物过期、如何处理每日的数据、如何每月亲身计算整个药房和货仓内各项物品的真实数量、如何处理三百盒由欧洲运来和本地购买的药物或其它所须的物品、如何安排货物上架… …等等。
Reply Share
有两年工作经验后,我就申请成为无国界医生的海外志愿人员。为了可以随时出发到海外成为志愿人员,我决定做临时工去等待。 犹疑 等待的时间不短。近几年常常不在父母身边的我,当我发觉父母老了很多,改变了我以往坚持的决心。事实上,我曾经几次想放弃我的理想,但是我又不甘心就此放弃多年追寻的理想,心里充满矛盾的感觉。
Reply Share
我的理想「无国界医生」 我曾经听过一个成功者至少用十年的时间才会成功。没想到十多年前,我想成为无国界医生的海外志愿人员,十多年后我才有能力把握一个可以实现理想的机会。虽然我不是一个杰出华人、不是一个优才生,亦不是一个伟人,但是我希望与想参与「无国界医生」、曾经想参与和未曾想过的人分享我与「无国界医生」 的小小经验和感受。
Reply Share
尽管最近在一份世界地图上发现了圭鲁(Gweru、地图上却没有标示面积相近的哈拉雷和布拉瓦约),令我颇觉惊喜,但实际上圭鲁在现实中仍旧是一个像条大村庄的小镇。我非常肯定在某个懒散而悠闲的早上,我可以步行贯穿整个圭鲁(也许还能再走回来!)。这儿不仅地方小,人们相互也很熟悉。无论你提到甚么人,当地人就算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也至少知道那人的长相,他们可能还知道对方现在正在做甚么,甚至是准备要去做甚么。作为这个小地方的一分子,意味着很多东西。最近,我发现一年一度的圭鲁农业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Reply Share
白噪声*。我将身体缩成一团靠近无线电,我把天线倾斜了,我听到就只有白噪声。我闭上眼睛和皱起眉头。我尝试闭起耳朵。这种声音的感觉就像一只老鼠在麦克风前爬来爬去。令人感到十分痛苦,就像未能和一些小动物沟通一般。无线电通讯员拿起了麦克风说︰「Message copied, Mike Kilo One. Gweru Base out.」这是什么信息?他笑着。我却叹了一口气。在这里的沟通,跟其它地方一样充满挑战,偶尔会令人沮丧,但永远也是极其重要。 *白噪声,即无线电没有讯号时所发出的噪声。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