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态在慢慢变化。事实上,每天当我走进我们的办公室和医院,都会看到一些显眼的小改变,仓库里终于有物资堆放,当初的混乱也开始有了一些秩序。无国界医生的项目也同样在进展。我跟一位精神健康专家聊天,他解释说现阶段的精神健康辅导主要是分享资讯,确保人们知道去哪里可以得到医疗护理,向人们解释甚至是地震等等。只有当他们心理上准备好,才会开始谈论他们经历了甚么。大多数人还没有完全吸收他们经历的一切所带来的冲击。也许他们需要花几天时间,甚或数个星期,才会开始意识到失去房子、家庭成员、财产,工作,或者所有与他们从前生活相关的东西,对他们意味着甚么。
Reply Share
今早我为自己性命的安危感到恐惧。希望哪怕再多睡十分钟也好,因为从上周开始我每晚都要继续工作五个小时,已经累坏了。 可我没有这样的运气。我忽然觉得睡袋在卧室地板上晃来晃去,有那么一会儿我想可能是因为工作太累而有些晕眩。不过当摇晃变得愈来愈剧烈,我很快便打消这种想法。 我立即跳了起来,只穿着睡衣的我在昏暗的晨光里,慌乱地跑下楼到了大门前。门被锁着,而我没有钥匙,好在同事及时赶来打开了它,我们就一块儿跑了出去。 我不停地打颤,几乎都要哭了。同事也是。他上周刚经历过大地震,却依然勇气十足地返回屋内,带着另外两个同事逃出大屋。我的心跳加速。面对着这种强大力量,我才明白脆弱的含义。
Reply Share
在前两天我跟香港同事发牢骚,我在项目上的时间太少了,同事笑我,这段时间已经很长了,作为办事处人员,大多数同事都只有六七天时间。在这里的时间太充实了,很多时候,在办事处做着琐碎的工作,会怀疑自己跟人道救援有什么关系?不止一次被人问到,做非政府组织的工作,做公益的事情,为什么要宣传?是不是一种炒作?那时候我告诉他们,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让大众了解危难中的人群,也了解救援人员的努力。那时候说这些话,还只是因为听到救援人员的讲述产生的感动,而这次,与那些人在一起,有了更深的共鸣。
Reply Share
今天我们去了另一个流动诊所。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