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终于降临纳赛尔。一般而言,雨季在每年的五至九月。然而,这里下雨下得特别凶,并伴随着如香港八号风球般的强风。纵然降雨有利农作物的生长,但亦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
Reply Share
我们的项目是南苏丹东部唯一的外科医疗设施,无国界医生在邻近地区的项目会把有需要接受外科治疗的病人送到这里。病人可以坐飞机或船只到这里,因为医院就在河边。
Reply Share
我来到这里还不到三周,已经为三个婴孩进行外科治疗,还有为他们的妈妈进行剖腹生产。他们都是不足一个月大。
Reply Share
南苏丹的生活十分艰苦。炎热的天气,全年大部分时都没有降雨,使耕作困难。缺乏清洁的饮用水和适当的水利卫生设施,影响居民的健康。缺乏教育系统,阻碍社会的进步。到处皆是泥泞、尘土和苍蝇,儿童看来都很肮脏,任由苍蝇在他们的脸上和身体飞来飞去。
Reply Share
自二零零八年以来,我已经第三次到非洲参与救援任务。由利比里亚(Liberia)的蒙罗维亚(Monrovia)、到南苏丹(South Sudan)的乌韦勒(Aweil),到现在南苏丹的纳赛尔(Nasir)。
Reply Share
Photo source: Jack CHAO
前两天下午,内科医生找我去急诊一起看一个病人。那是一个自称十七岁(但看起来明明不到十五岁)的小女生,几天前因为头晕头痛而在邻镇住院,住了院头痛没好反而开始肚子涨。连续四天无法进食排便之后,家属决定带她来到我们医院。在急诊帮她检查,人看来虚弱了点但血压心跳都稳定也没有发烧,肚子虽涨但还算松软,压下去也不觉得痛,可是完全听不到肠子有任何蠕动的声音。从这样的检查结果中实在无法得到诊断,于是我们先开了一些基本的抗生素针剂,并帮她低剂量灌肠,看能不能舒缓腹胀的情形再来决定下一步如何处理。
Reply Share
上周五有个手肘骨折移位的小孩被从一百公里外转给我,我检查后认为自己无法处理,所以联络了另一个方向一百公里外有骨科医生的医院,约好星期一正好有公务 车往那个方向移动,可以顺路把病人转过去。星期一一大早,车子开出去了,满载物资文件但是忘记带病人。星期三,另一辆公务车把小孩跟哥哥带到医院。
Reply Share
我某天收到一个枪伤病患。在手术室清伤口时,丁卡护士、俄罗斯麻醉科医生、我,三个人聊起各地不同的枪枝规定。
Reply Share
先前因为医疗组长休假一周,我暂时接管她的部份工作,其中之一就是调派救护车。 派救护车。这听起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却几乎牵涉到整个营地所有单位。首先,医疗组必须确认病患状况是否真的紧急到立刻需要救护车,还是可以等家属自己想办法慢慢送来,还是根本就没有就医的需要?如果医疗组同意,再来必须向后勤人员确认现在是否有车、有司机可派?最后,司机是不懂医疗的,多半还需要派一个人随车照顾病人、了解病情。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