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切蒂斯格尔(Chhattisgarh)比贾布尔(Bijapur) 这里的蝴蝶随处可见。水牛在无尽的绿荫中沐浴。我在稻田间漫步,走过一群一又群的牛只和山羊。一班优雅的妇人穿上色彩缤纷的莎丽服(印度妇女披裹身上的卷布)头顶着柴枝。较大的小朋友害羞的对我说Namaste(印度语的问候语),较小的则活泼地挥动双手大声叫喊Tata(再见)。我感到十分温暖,但我不知道这是来自太阳的感觉,还是来自这里奇妙的笑容。这儿有一株宏伟的印度榕树,树根深深插入肥沃的土地中,像是没有人能够将她拔离属于她的土地。这是一帧多么和谐的图片。 我们为何要来到这里工作?
Reply Share
狄纯娜是由无国界医生香港办事处派出的菲律宾医生,她现正与紧急救援队在菲律宾受水灾影响地区提供医疗援助。这是她讲述目前在前线上的工作情况︰ 你今天做了甚么(十月六日)? 无国界医生的流动医疗队今日到了马尼拉的帕西格市(Pasig City),全市仍然被洪水淹浸,多处地方水深至胸口。他们预计当地洪水要三个月时间才完全退去!尽管如此,灾区里仍然有很多人,或是划着临时小艇,或是涉水而行。到当地是一个挑战。我们不能坐自己的车,而要转坐当地的吉普车(jeepney)、再坐摩托船过河,然后转坐一只小一点的船转入一些狭窄街道里。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我于五月八日由布鲁塞尔出发前往非洲,经过十个多小时的航程,安全抵达内罗毕国际机场。第二日早上,我转乘另一航班穿越了南苏丹绿油油的平地到达首都贾巴。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我被当地的天气所吓怕,北部的气候有如沙漠,但南部却既潮湿又炎热。次日的旅程更吓人,由朱巴(Juba)坐了四个钟头车才到达博尔(Bor),沿途道路崎岖不平,满是泥泞。当我下车时,我的头发、脸颊和白色的无国界医生衬衫上全部都是泥泞和灰尘。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