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我们接收了约30名死伤者,他们由救护车丶农夫车丶小巴及小型私家车送到医院。"
 
克里斯托弗·麦卡利尔刚从也门第三大城市──塔伊兹的战线回来。
 
"最近的一轮冲突中,塔伊兹(Taiz)发生了多场激烈战事,城市内外遭受空袭及持续的炮击滥炸,炮火更往往落在平民区丶住宅以及医院,大量狙击手埋伏,多个地区更布满地雷,而这更不是唯一的危机,我们面对的还有更多。
 
我当时在无国界医生位於胡班(Al Houban)的母婴医院工作,担任负责後勤人员一职,我的职责是确保医院一切运作顺利,尽量让医护人员能安心地完成他们的任务。在我驻守期间,当地发生了数次大规模伤亡事件,所以我亦设立了一个临时停尸间,并负责将死者安放於裹尸袋内。 
 
最糟的那一次是11月17日,当时战线迁移了多达两公里,城内的战况急剧升温。晚上7时30分,当时我们在医院楼上的住宿区,我们听到报告,指附近一个繁忙的市集发生了爆炸袭击,而事发时不少人在市集内购物。
 
我们即时尝试了解炮击有没有持续,确定袭击停止後,我们立即派救护车前往现场,并通知我们的创伤中心和母婴医院准备接收大量急症。
 
然後我们就下楼去准备,那天晚上,我们接收了约30人名死伤者,他们由救护车丶农夫车丶小巴及小型私家车送来医院 。
 
我们进行病人分流,根据伤者的伤势严重程度,将他们分为绿色,橙色和红色病症,同时尽可能给予死者尊严。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得悉我们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丧生了,他是我们创伤中心的看守员。他被送到创伤中心时已经死去,这对工作人员的打击很大, 看着一个同事的尸体被送进来,大家都非常难过。
 
由於战线急剧迁移,部分员工无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唯有睡在医院,因为他们已无处可去。
 
无国界医生在塔伊兹战线两边均设有工作,分别在被胡塞武装组织围堵的范围内,支援四家医院,以及在胡班由胡塞控制的地区上,运作一间创伤中心及一间母婴医院。
 
在战火之下,人民的日常医疗需求往往被忽视。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妇女和儿童,但同时亦为所有在战争中受伤的人提供支援。我们在母婴医院的团队每月协助接生约400名婴儿,以及治疗营养不良的儿童。
 
塔伊兹的医疗卫生系统已经慢慢崩溃,很多人投医无门,而我们就是在塔伊兹少数仍然运作的医疗设施之一。
 
在战事的高峰期,不论日夜均有炮击是从医院附近地区发射出来,同时,亦有空袭是针对这些大炮位处的地点的。作为医院的工作人员,这实在非常可怕,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
 
你总得如常工作,但在你的心底里,你还是害怕。你不知道会否有人手持武器来到医院。你不知道会否受到炮击或意外被空袭击中。你在那里,和也门当地员工以及人民一起,承受着同等的风险。在我而言,其中一件最有力的事情就是∶能够说一句∶ '无论情况如何,我们在这里与你们一起,我们不会去任何地方。' 
 
塔伊兹的民众对食物丶医疗丶食水丶卫生设施和住所的需求非常庞大。情况虽然很坏,但令我最为震撼的,是我们也门同事的坚毅与承担。尽管路上满是狙击手和炮火,他们依然每天冒着危险前来上班,竭力拯救塔伊兹人民的性命。即使形势很坏,但人民并非无助,人们依然渴望帮助其他人,这精神在也门仍未熄灭。"

 

分类: 

评论 (1)

  • anon

    向你们致敬!你们是伟大的人!

    2月 08, 2017

留言

Image CAPTCHA
请输入上图的字母或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