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格医生(Dr. Tor Deng)是南苏丹一位普通科医生,在位於苏丹和南苏丹之间的特别行政区阿卜耶伊(Abyei),为无国界医生工作。他从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一所医学院毕业後,决心回到家乡阿卜耶伊。他与我们分享在无国界医生阿哥克(Agok)医院进行的艾滋病 / 结核病计划当中,有何挑战及其成功之处。
 
我从医学院毕业後,於2016年1月加入无国界医生。这样可以让我更投入地帮助我的家乡阿卜耶伊的人。当你为无国界医生工作时,利用他们的资源及专门知识,你会感受到你真的能影响你的病人。更甚的是,社区大部分人都依赖无国界医生的医疗护理服务。因为加入无国界医生,我知道我可以帮助我的社区,我可以救助生命。在急症室和住院部门待过一段短时间後,我加入了传染病科,主责治理艾滋病及结核病。
 
艾滋病及结核病为这里的社区带来很大挑战。而结核病肆虐的潜在原因之一,是大众对於这个疾病的认识不足。所以我们其中一个职责,是帮助病人和家属了解这些疾病是甚麽丶它们如何传播丶如何预防和如何与疾病共存。
 
大部分病人都不相信他们有可能会感染结核病。他们认为这只是某几个家族才会感染的疾病,所以会告诉我们:「我根本不可能患上这个病,因为我的家族没有人感染。」我们需要花许多时间多番劝告,部分病人才会愿意接受药物治疗。就算是这样,他们也只会在觉得好转时,才会愿意承认我们是对的。可是,有些人经诊断後却永远不会回来,纯粹因为觉得我们判断错误。他们不明白接受治疗的重要性,或者他们害怕遭到污名。
 
当病人情况稳定,可以出院之後,我会作跟进护理。他们来接受治疗时,我们会讨论药物的副作用丶他们服药後的反应丶他们如何服药和其他问题。我们也会作家庭辅导,帮助他们解决可能会影响其他家庭成员的问题。我们亦会进行营养不良测试,来决定他们是否需要营养支援。与病人商讨这些问题是必要的,这样才能确保病人会跟从规定的疗程。
 
感染艾滋病病毒或结核病的病人均需要长时间接受治疗,而同时他们需要面对遭负面标签的污名化难题。作为一个医生,我发现我不单在医学方面医治病人,同时需要协助提高社区意识,以解决长期以来的污名问题。我们尝试帮助长期病患者在争取家人支持,和病人不愿透露病况之间取得平衡。例如家庭成员在提醒病人服药,和确保他们按时覆诊这两方面,都可以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与此同时,病人因为担心被家人遗弃,通常不想他们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或结核病。我们当然尊重病人的自由,无论他们有否公开病况,我们都会在对抗艾滋病和结核病的路上与他们同行。
 
尤其是艾滋病带来许多污名,主要是因为这些社区的人们对此病并不理解,他们认为艾滋病与娼妓有关。有很多人觉得病入膏肓和瘦削的人才会带有艾滋病病毒。当一名女士在产前护理诊症中被验出有艾滋病病毒,她多半会回应:「这怎麽可能是真的?我不是妓女。我已经结婚,我身体健康,而且我怀有身孕!」
 
即使污名仍然存在,我们也会向病人解释公开自己病况的好处,就是可以得到挚亲支持,从而成为他们继续接受治疗的正面动力。
 
当然我也有许多快乐的故事。有时有病人来覆诊,我根本认不出他们,因为他们体重增加不少,看起来比以前健康多了。我们有个病人在2015年因感染艾滋病病毒而身体极为虚弱,两年之後,他情况好了很多,最近更结婚了。这些像他一样入院时极为虚弱的病人,他们的转变真的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在一至两个月之後回来,看起来容光焕发,非常高兴。当我看到他们的笑脸,我就会为自己的工作感到满足。

 

分类: 

留言

Image CAPTCHA
请输入上图的字母或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