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哥伦比亚在2016年11月结束与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民军" 长达50年的冲突,这个国家仍然要面对许多挑战。其他武装团体和犯罪集团仍然活跃。贫穷和缺乏政府管治,令城市中的某些角落沦为暴力的温床,对人们的生活和健康造成严重後果。
 
无国界医生自2014年起在海港城市布埃纳文图拉(Buenaventura)和圣安德烈斯德图马科(San Andrés de Tumaco),向暴力受害者提供身心健康护理。无国界医生心理学家马丁内斯(Brillith Martínez)讲述在布埃纳文图拉这条中美洲与美国主要贩毒走廊工作时的体验。这市内六成半的居民都生活在极端贫穷之中,并没机会获得基本服务。
 
暴力是会传染的。我记得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儿子,来到我们在布埃纳文图拉的办公室。年纪最小的那个儿子已经连续三年没有上学;最大的那个只想要一把枪,然後加入其中一个武装团体;中间的那个孩子老是在偷窃,每天总带着他随手找到,或属於邻家孩子的东西回家。而明显地,那个母亲很抑郁。
 
当她把她的故事娓娓道来,我们发现她一家在三年前流离失所──小儿子就是从那时起辍学。她们一家一直居住在 "肢解屋"(casa de pique)旁──不少失踪的人被带到那里後遭到杀害和肢解。这些孩子就居住在这间屋旁,在这个谋杀为常态的社区里,在这个几乎每次踏出家门,都会碰到一具尸体的地方里。
 
我大约在年半前以心理学家身份,在布埃纳文图拉为无国界医生工作,应对我们称为 "其他暴力情况"(Other Situations of Violence, 简称OSV)的後果。流离失所丶失踪丶谋杀丶性侵和犯罪集团带来的城市暴力,都是冲突在这城市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
 
这位女士从未想过自己或她的儿子们需要接受心理治疗。她只因感到束手无策,而前来我们的诊所。她以为只要离开以前的暴力,其他的事亦会随之离她们而去。在这里,暴力问题普遍得令很多人相信这是生命给他们的,这是他们的生活模式。
 
他们任由暴力所摆布,尤其是女性,她们总是最受影响的一群。几乎所有前来诊所的病人都曾遭到性侵犯。很多时侵犯者都是受害人的家庭成员之一,或是她们所认识的人,侵犯行为由孩童阶段开始重覆发生,到女孩们开始独自外出的青少年时期仍然持续。
 
母亲们也是受害者之一,有的孩子失了踪或被谋杀,有的整个家庭都被杀害,有的流离失所丶身无分文,有的母亲和单亲妈妈遭受虐待。暴力并不仅仅在外头发生,它也存在於家中,在家庭里。
 
对这里绝大部分的人来说,每日能生存下来已是难得的事。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今天能否找到东西吃。在这个情况下,他们无暇担心心理治疗和精神健康这类问题。
 
我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缺乏医疗基础设施和医护人员,例如在布埃纳文图拉,这里连一个精神科医生也没有。如果有人需要精神科护理,他们需要去到卡利(Cali),车程约二个半小时。大部分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负担不起这趟旅程,故到最後大部分受害者也得不到全面的治疗。
 
无国界医生提供一个以电话通话方式进行的免费护理项目,我们大部分病人也是透过这渠道接触我们。部分病人经我们的面谈活动接触我们,但我们有更多个案是透过电话处理的。这样我们就可确保一些不想被人看到进入诊所,并从而被发现是受害者的妇女们,能够同样获得护理。
 
我们亦透过电话救回不少性命。这里有些人实在受太多苦,导致他们现在只想到要自残。很多人告诉我们说:"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些甚麽,不然我只想到要自杀。" 如果你能帮助在这个状态里的人走出谷底,他很大机会会去帮助其他人,然後那个受助的人又会再去帮其他人,如此类推。
 
当无国界医生帮助一个人时,我们其实也是间接在帮助整个家庭丶小社区,甚至整个社群。

 

留言

Image CAPTCHA
请输入上图的字母或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