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达莎医生(Dr. Natasha Reyes),紧急救援支援组经理
 
第一件让我感到诧异的事,就是亲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武装分子对马拉维(Marawi)市攻击行动的规模之大。
 
自从危机开始後,已有36 万人流离失所,而激烈战斗则进入了第五个月,这同样是前所未见的。这为菲律宾棉兰老岛(Mindanao)地区带来全新且持续的人道需要。
 
身为无国界医生的紧急救援支援组经理,我一直都有关注棉兰老岛发生冲突的趋势──即使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MILF)在超过50年的内战结束後,於2014年签署了和平条约。从那时开始,我们不时会在报道上看到有其他武装团体与伊斯兰国接触,但这比较是形式上的关注而已。
 
自我飞到棉兰老岛设立紧急救援项目开始,许多当地人都告诉我同一件事,就是只有少数人会预想到,一座主要城市会突然被数百名早已潜伏在当地的武装分子占据,而且还靠着事先储存的武器和补给支撑了多个月。而当政府军持续将武装分子逐出市外时,我们也没预料到会在马拉维的废墟中发现(根据官方说法)来自车臣丶马来西亚丶新加坡与也门的武装战士遗体。
 
在数以万计逃离战火的人群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住在由政府运作的疏散营里。
 
我们目前正支援着数以千计逃至伊利甘(Iligan)市的人们,该市位於马拉维以北约30公里处。他们有些和家人或朋友住在一起,其他则在仓库丶车库丶学校或清真寺中落脚。我拜访过的一户人家就收留了80个亲戚。虽然他们的医疗需求并不总是很紧急,但他们还是有不同种类的需要:从撤离那一刻开始,他们变成了国内流离失所者,并逐渐让自己适应「回家的日子可能比我们任何人想像中久远」的事实。
 
在我们工作的其中一个社区中,有约120个家庭住在一间废弃的学校里。他们挤进教室,没有私隐,也没有电可用,让夜晚格外难熬。所有人只能透过一条连接到邻居水管的浇花管取水。许多人只要仍能负担,就会去买瓶装水来用。
 
在另一个地点,我们遇见有17 个家庭住在车库里,睡在卡车上。环境许可下,有些栖身地点则较有组织的,比如在其中一个地区,我们见到有一间伊斯兰宗教学校竭尽所能地支援约200个家庭所需,但就算如此,那里面临的挑战还是十分严峻──同样又是水和卫生设施的情况特别棘手。
 
无国界医生紧急救援的首要部分,是确保人们能取得免费且乾净的水。我们分发了胶水桶及净水丸丶修复水管和厕所丶设立淋浴间,和建立蓄水池,以供当地社区储水之用。
 
我们另一重点工作是精神健康支援。当人们刚开始逃难时,他们会担心自己当下最迫切的需要,比如食水丶食物,还有他们的孩子可以做些甚麽。现在,他们已比较稳定下来,并正在适应这不由他们掌控的局势。我们的辅导员试图让他们专注在他们尚能控制的部分:比如他们的随机应变丶他们的家庭连系,以及他们在这个临时丶却又可能要持续待下去的新社区里的生活。
 
无国界医生也为孩子们组织了心理社交活动。看到他们扮演士兵的行为,可能会使人忧心;父母承受的压力也会影响他们。於是我们的救援队筹划了游戏治疗──让他们重新感觉自己像个孩子。我们还为成人及有需要的孩子们举办「一对一」的面谈。
 
心理辅导和食水的供应只能解决这些社区的部分需要,而当马拉维已经不再是国际新闻时,这些国内流离失所者的需求仍将持续并扩大。在这种充满变数的情况下,你可能预料到人道救援工在每个地方的介入程度可能会有所不均,而且有些地区依然难以进入。政府当局和非政府组织均介入支援,但我们没有人曾预料到状况会持续这麽久。我们所能做的,便是让团队常伴社区左右,并希望能在安全状况改善时进入更多地区展开救援工作。
 

 

分类: 

留言

Image CAPTCHA
请输入上图的字母或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