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特(Kate White),无国界医生驻孟加拉紧急医疗项目统筹   “目前,数十万人挤在一个狭长的半岛内,试图找到他们能够寻求的庇护。它本质上是一个庞大的农村贫民窟 – 也是可想象的最差的贫民窟之一。 这里几乎没有厕所,所以人们试着把自己的塑料布系在四根竹竿上充当厕所。但是除了下面的河流之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接收他们的垃圾。在这条河流的10米之外,其他人在收集饮用水。
澳洲人奥纳斯(Robert Onus)是无国界医生在巴格达的阿布格莱布(Abou Ghraib)的项目统筹。随着伊拉克冲突愈演愈烈,他讲述了伊拉克平民当下面临的局势,以及无国界医生的项目如何应对巴格达阿布格莱布地区流离失所者的医疗需要。 "无国界医生自2015年2月开始,为巴格达的流离失所者和被忽视人群提供医疗援助。今年,我们在城市西部的阿布格莱布开设了一家医疗中心。
在阿拉伯半岛最贫穷的国家,超过1,300 名艾滋病感染者正接受抗艾滋病毒治疗(antiretroviral  ARV treatment),其中约一半的人位于首都萨那。伴随2015年3月战争爆发,确保病人持续治疗是关键挑战。
随着也门不同武装组织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无国界医生项目统筹比塞尔(Christine Buesser)早前到了西南部省份扎莱(Al Dhale)。当地的医护人员面对战事丶炸弹空袭以及药物与燃料的严重短缺,正竭力维持医院的运作。 被困吉布提在离开无国界医生阿姆斯特丹办公室,出发前往也门的时候,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困在吉布提整整10天。也门首都萨那(Sana’a)的机场刚被轰炸,降落的跑道无法运作。但我过往曾在冲突地区为无国界医生工作过,所以知道我们与需要帮助的人之间,总是存在着很多障碍。
Photo source: Beatrice LAU
我来到塔吉克斯坦已经3个多月了,一直都很想写信给你们。当我得知我将离任香港筹款总监,加入前线医疗救援队伍时,我写了最后一封信来与你们告别,之后我收到许多为我打气祝福的回信、卡片和电邮。这应该是最好的方式来告别我在香港办事处的工作,并开始我在医疗前线工作的新旅程吧。 和我之前在尼日尔和海地的两个救援任务不同,这是我第一次被委任为项目统筹。项目统筹需要管理整个救援团队,包括医生和护士、以及后勤、行政和财务管理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