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 乌兹别克的天气很寒冷。上星期日下雪了,那时我刚好放假,到新强走了一趟。 我过去整个月都没有写信给你们,因为我正忙着筹备Jan的特训课程。Jan是一位来自荷兰的精神科医生,他特地来到乌兹别克,为我们进行为期一星期的特训。我从Jan身上学到了很多。这个特训对当地医疗人员相当有帮助,特别是教导他们如何处理恐吓和破坏性行为。有些医疗人员并没有进行特训,我希望在我离开乌兹别克前有机会向他们示范。 当地的医疗人员还要面对一连串的培训。这可提升他们的技术,丰富有关知识,对日后的工作有莫大帮助,既可减低他们的无助感,又可免于被病人摆布。当然,他们仍需要大量自己累积的经验。
Reply Share
在这个计划中,我正在一所治疗多重抗药性结核病的新医院工作。医院是由无国界医生荷兰分部及努库斯卫生部合作建成。病人在这里可以接受免费治疗,家人也可获得食物资助。 治疗多重抗药性结核病需时两年。在首六至十八个月,病人需留院接受治疗,住院时间会依据药物的疗效和病人对药物的反应作出调整。当病人的痰中培植不出结核菌,即病人再无传染性后,就可离开医院,但仍需继续接受监察治疗。
Reply Share
无国界医生每周都要到德里格两次。这是一个位于非洲苏丹达尔富尔西部的小村庄,现时有约两万名难民滞留该村,都是为躲避亲政府武装分子的暴行。由于暴雨侵袭,难民的景况变得愈加恶劣,无国界医生的流动医疗队已经忙得不可开交。Stephan Grose Ruschkamp 跟随流动医疗队行动,以下是他对志愿人员蔡娥工作的记述:
Reply Share
Hi,大家好。我在苏丹西部的加尔西拉。这里的生活条件虽然简陋,但尚算舒服。这里的人手越来越多,工作负担不是太重,但却断断续续,因为外国志愿人员能够连续工作的时间比较短。
Reply Share
这是我首次跟无国界医生在湖北省襄樊市的艾滋病项目工作。无国界医生和有关方面在二零零三年五月连手推行此项目。诊所会为艾滋病患者提供逆转录病毒治疗,并处理因感染艾滋病病毒引发的各种炎症。
Reply Share
单是到马特鲁市的旅程已是够瞧的了。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