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呼吁立即停火以向病伤者提供基本的救治
 
无国界医生今日表示,被围困的叙利亚东高塔(East Ghouta),伤亡人数飙升到难以想像的地步,提供医疗护理的能力已面临极限。
 
2月18日周日傍晚至2月23日周五傍晚,连续五天密集的轰炸和炮击後,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医院和诊所已经接收了超过2500名伤者和超过520名死者。由於能够提供报告的医院在减少,加上很多无国界医生没有支援的医院也接收到死伤者,这个数字明显被低估了。伤亡人员中很多人是妇女和儿童。2月23日周五,有9所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医院能提供医疗报告,根据它们的资料,妇女和儿童分别占伤者人数的58%和死者人数人的48%。
 
与此同时,13所由无国界医生提供全面支援或部分支援的医疗设施被轰炸或炮弹击中。东高塔的医生们在连续工作六天,缺乏休息下,已到极限。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也难以期待能为病人提供足够的治疗。无国界医生呼吁立即停火,以便开展基本的救助伤患行动。
 
无国界医生总干事尼古拉(Meinie NICOLAI) 说:"作为一名曾经在极端冷酷的冲突下工作的护士,得悉东高塔的医生和护士们指,他们接收了100名受伤的病人,却因为医院刚刚被轰炸夷为平地没有可以工作的医院时,我感到悲痛欲绝。"
 
"日以继夜丶夜以继日地工作,没有时间睡觉,没有时间吃饭,永远被轰炸包围,置身极大痛苦中,这些元素都会带来某种程度的绝望和疲惫。肾上腺素只能支撑你到一定程度。如果医生和护士都崩溃了,人道救援亦会崩溃。我们必须防止这一步发生。"
 
攻击行动的第三天,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医疗人员已经要求增加医疗物资。经过6天的不断轰炸,他们说现时即使有物资,他们也无能为力去继续治疗病人。他们有别的要求─只求停止轰炸。
 
随着叙利亚的战争强度加大,无国界医生和其他机构不断要求各方尊重国际人道法丶即战争的规范,但被视若罔闻。我们不但不会放弃呼吁尊重人道法,还有额外的要求:为了让医疗人员完成他们的工作,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各方在东高塔的炮击和轰炸必须立刻停止;我们呼吁交战各方的支持者们运用其影响力来缓解这一极端情况。大量医疗设施被击中丶破坏或摧毁,运送病人的道路要不是沦为炸弹废墟,便是因为害怕炸弹而不能通行。医疗物资有限,甚至完全缺失,病人数量庞大,医疗人员筋疲力尽,这些都需要紧急的人道回应。无国界医生坚持相关回应应包括以下各方面:
 
  • 停止轰炸和炮击以恢复医疗服务
  • 允许最严重的病人进行医疗撤离
  • 允许独立的人道医疗机构进入该地区提供切实援助
  • 提供救命的药品和医疗物资的大量再补给,确保在停火前後及停火过程中,冲突双方的平民区,包括医疗设施,不会被袭击。
 
我们呼吁各个已经卷入叙利亚战争或支持叙利亚战争任何一方的联合国成员国,正视其於这个正在演变的医疗灾难中的角色,立即施加影响来纾解这场危机。
 
--------------------------------------
在近期的冲突开始扩大前,无国界医生向东高塔10所医疗设施提供全套的定期支援,并为其他医疗设施提供的更多的紧急医疗捐赠。甚至是一些多年来都接受无国界医生求援的设施亦请求支援,无国界医生将其在该地区迅速消耗的储备,用作向大部分医院和诊所提供紧急医疗捐赠,但未能供应进行手术所需的关键物资。相关物资於东高塔已经没有人能够提供。没有无国界医生职员在这些接受支援的医疗设施里工作。
 
在其他地方,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北部直接营运五间医疗设施和有三支流动医疗队,同时与另外五间医疗设施合作。此外,在叙利亚境内无国界医生无法直接到达的地区,组织向大约50间医疗设施提供遥距支援,其中一些获得定期支援,另一些设施则在有急切需要时获得紧急医疗捐赠。
 
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的工作不包括由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地区,因为对方领导层未能确保救援人员的安全及能够不偏不倚地工作。由於至今仍未获许可,无国界医生也未能在受叙利亚政府控制的地区工作。为确保独立性及免於政治压力,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的工作不接受任何政府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