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持续,即使战线移动丶控制权改变,病人对医疗护理的需求也不会因而改变。无国界医生被拒进入叙利亚长达7年之後,再一次要求叙利亚政府批准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进入全国各地,不受区域限制地医治有急切需要的叙利亚人。
 
其中一个例子是叙利亚政府在经过多年的围攻和暴力攻势後,从反政府武装组织手中取得东高塔的控制权,但留在该区的人们仍对医疗护理有一定需求。
 
无国界医生总干事尼古拉(Meinie NICOLAI) 表示:「三月时就东高塔控制权展开的攻势对人们造成心理及生理创伤,其严重程度已超乎我的想像。在展开攻势的首16日,无国界医生支援的设施录得超过5,600名伤者。经过长年的围困,东高塔的男女老幼都有非创伤的医疗需求,由慢性病到传染病,如肺结核等。受影响的人数及对援助的需求程度反映这些病人需要得到大量而紧急的医疗护理,不论该区的控制权在何方。」
 
无国界医生的救援工作是只是基於病人的需要,组织於2012年开始,透过支援东高塔的医疗设施,为病人提供医疗护理。无国界医生确认意愿後,已作好准备参与当地正在推行的医疗应对措施,并就此要求官方授权。相关要求并不只局限於东高塔。任何只要经过独立评估後证明有医疗需要的地方,或获得许可进入的地区,而且能够确保有适当的工作环境,无国界医生都会考虑到当地进行医疗救援工作。只要证明有明确的医疗需要,组织援助的地方可包括政府控制范围以外的地方丶最近由政府控制的北霍姆斯地区,以及由政府控制的其他乡郊或城市地区。 
 
尼古拉指出∶「无国界医生在提供治疗时遵守医疗道德,仅根据医疗需求为基础提供治疗,而不以病人的政治观点或从属关系为依据。因此,我们的要求是提供医疗援助给病人,无论他们是住在政府控制地区,还是住在政府控制范围以外的地区。我们的行动只基於病人的需要,而非根据战争的政治局势。」
 
自2011年5月以来,无国界医生一直与叙利亚政府接触,要求获得许可,以和卫生部及叙利亚红新月会一起提供医疗援助。然而我们从未得到允许。随着叙利亚政府控制范围以之外的需求不断增加,无国界医生选择在未经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在政府控制范围外展开医疗活动,但工作方式是完全透明的。无国界医生国际主席曾发过一封正式信件,通知叙利亚政府这个决定,并持续要求其授权组织在叙利亚全国展开工作。
 
因进一步的讨论促使无国界医生在2013年与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内容是关於在大马士革的孕产妇保健项目。但因无国界医生的救援人员从未获批叙利亚的工作签证,令该项目一直无法推行。经过再次协商後,无国界医生於2016年在大马士革的另一场会议中,提出直接在政府控制地区展开工作的具体计划。尽管有几位高级官员同意,但由於叙利亚政府再度未能批核签证,该计划依然无法实行。
 
2016年後期在阿勒颇(Aleppo)东部的战斗中,无国界医生提出一项方案,计划派遣一架运载医疗物资的货机前往当地,并协助那些需被送出城外丶前往阿勒颇西部的伤者和流离失所者。无国界医生并未收到政府任何回应。最近,无国界医生於2018年4月向外交部重新提交正式要求,但尚未得到答覆。
 
尼古拉续说∶「无国界医生在全球超过70个国家工作,有将近50年常在冲突或者冲突後的环境下提供医疗护理的经验。无国界医生可以动员大量相关医疗资源。我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动员有经验的工作人员,与叙利亚的医护人员并肩工作,我们可以带来自己的设备,不会给叙利亚的医疗设施带来负担。如果得到许可,我们能在数天内就开始工作,而且可与其他叙利亚及国际医疗提供者一起带来很大的益处。如果我们的要求再度被驳回,我们将继续在我们能工作的地方尽力而为,因为目前在叙利亚有大量人群极度需要医疗护理。」
 
---------------------------------------------
无国界医生自2012年开始在东高塔(eastern Ghouta)地区提供医疗护理。因为无法在现场工作,该医疗人道救援组织从境外支援叙利亚籍医护人员在当地工作:提供医疗物资;资助医院和诊所工作人员的工资;为公共卫生问题丶大规模伤亡应对,以及医院和药房的管理提供指引;当医生和医疗从业者遇到的情况或病理超出了常规医疗培训范围时,为他们提供专业医疗建议。
 
无国界医生亦在叙利亚其他地方提供医疗护理,在能够通过协商进入的北部地区开设或直接支援6间医院和7间医疗中心,并运作6支流动诊所队伍和6支疫苗接种团队。另外,在叙利亚境内无国界医生无法长期驻诊的地区,组织持续为约25个医疗设施提供遥距支援。
 
截至目前,因为无国界医生进入叙利亚全国各地的要求还未获准,组织在当地的活动只在叙利亚政府控制范围以外的地区进行。为了确保不受政治压力影响,能独立提供支援,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的工作并不接受任何政府的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