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自2013年爆发冲突以来,已有240万名平民逃到国外成为难民,另有2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联合国在当地为流离失所者设立了6个「保护平民营地」,当中最大的营地设于本提乌,收容了近11.5万人。

2014年,无国界医生在本提乌设立了一所有160张病床的医院,提供不同范畴的服务,包括急诊科、成人与儿科住院、营养治疗、结核病/艾滋病治疗与护理、孕产妇与新生婴儿科、性暴力受害者护理、外科手术与外展医疗服务。

而我是急诊科和营养治疗住院部的医生。

 

疟疾季节

我抵达本提乌时正是疟疾肆虐的季节,是医院最忙碌的时段。「保护平民营地」的居住环境很恶劣,增加栖身营内的人们感染疟疾的风险。

我们的急诊室平均每日收治200名病人,有一日人特别多,我们医治了约700名病人,所有病房都爆满了,也有一些病情复杂的疟疾个案。

虽然忙个不停,但我真的很享受在本提乌的救援任务。在南苏丹的本地同事都非常勤劳,他们从不抱怨,总是尽最大的努力去服务他人。他们为我当翻译,协助我与病人沟通。


“别写了,来听一下我的鼻子吧!”这名对许多事物都很好奇的小病人,像是在提醒我要做得更好。照片来源:Rangi Sudrajat
 

停下步伐

虽然我热爱这份工作,但必须承认经常处于高度压力下,会影响前线救援人员的精神健康,这是我们必须正视和处理的问题。

以我为例,每当工作得特别辛苦时,我都会稍作休息。我学会需要帮助时,要诚实面对自己。

在休息日,我会通过我最爱的事——看夕阳,来支撑自己做最不喜欢的事——洗衣服。© Rangi Sudrajat

我会好好休息、重拾兴趣爱好,跟我爱的人聊天,以舒缓压力。我很幸运,拥有由家人、朋友和无国界医生组成的强大后盾。我认为重要的是向自己承认,即使不好也不要紧。

很多人都问我,最想念无国界医生救援任务的什么部分。我每次的回答都一样:人。每天工作结束后,我会坐在医院里,与同事喝着茶,或跟快将出院的孩子玩耍。在他们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令我体会到,与他们所承受的苦难相比,我的烦恼根本微不足道。

 

Rangi Wirantika Sudrajat是來自印尼的医生。在过去四年间,她曾四次跟随无国界医生,到巴基斯坦和也门等国家参与前线救援任务。她最近刚从南苏丹完成任務归来。
 
这张照片是跟同事们在炎热的一天拍的。那时我们围拢在冰箱旁,试图感觉凉快一点。照片来源:Rangi Sudraj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