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晚九时才由医院返回营地,刚刚吃过晚饭。 今晚我们再处理了两宗紧急产科个案。 第一宗个案,是一名孕妇前一天在家产子后,胎盘仍留在腹中。幸好她没有像之前那个个案般大量出血,亚美达让我与一位当地医生施手术。我教这 位当地医生如何以人工方法拿出胎盘。 另一个病人是一个第二次怀孕的妇人,头一胎在她分娩期间胎死腹中。今次这个婴儿的体型 很大,但妇人的盆骨很细,不够空间让婴儿出来。她的丈夫起初拒绝我们为妇人施手术,我们让妇人尝试自然生产但不成功。但我们发现胎儿出现「胎儿窘迫症」情况(即是胎 儿没有得到足够的氧气,心跳开始变慢,并且于子宫收缩后动作缓慢),我们再促请她的丈夫同意进行手术。
Reply Share
说了这么多悲伤的故事,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些开心的事。 第一个故事关于一位孕妇。那天她被送来时,曾经一度昏迷,并有痉挛情况。尽管两次的疟疾快速测试都呈阴性,但是我们还是尝试给她 抗疟疾治疗。第二天她醒了过来,今天更已经可以坐起来喝水呢。 第二件是一个患有新生儿破伤风的婴儿病情正在好转,身体抽搐情况得到控制,昨天他已经开始吃奶了,我希望他可以康复。 第三件是关于两名出现子宫破裂的妇女,她们的恢复情况都非常好。每个救援队员都很振奋,现在产科医疗队更加组织有序,我们 聘请了两名曾经为无国界医生工作的当地员工,负责病房二十四小时运作。
Reply Share
(请注意︰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伤感 、血腥和吓人的故事。 我之所以把它记录下来,是因为它使我永世难忘。如果你有兴趣读下去,原谅我使用了一些医学术语,并请做好准备。)
Reply Share
我很高兴可以与斯里兰卡裔的德国妇科医生亚美达共事。他具有丰富的人道救援工作经验,在非洲参与过十七个救援项目。在这两天,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他教我们──包括我及当地的年轻医生──如何做超声波检查、如何做剖腹生产手术及刮宫手术,以及其它产科护理技巧。我相信这是我从这个救援项目中,得到的最宝贵礼物,我亦在今天下午进行了我第一个正式的刮宫手术。
Reply Share
昨日是过去一个星期以来,我觉得最炎热的一天。这看来是因为这里位于低气压带,这儿非常多云,亦 灰尘弥漫。有人说在帐幕里的温度高达五十度,我希望天降甘霖消消暑。 半夜时,本来熟睡的我热得醒了,全身都被汗湿透,然后我首次搬到帐幕外的空地睡觉,感觉倒是非常良好,也睡得很酣。
Reply Share
让我再向你们介绍一些我的同事和医院情况。 我们的项目统筹是一个美丽的法国籍护士,可能这是无国界医生去吸引年青人参与救援任务的技俩吧!她非常能干,亦有丰富经验。她日以继夜的工作,几乎没有停止。我们刚开完会,她已经和另一位护士在讨论。我记得我在第一天晚上被召回医院时,我们忘记通知她,但她马上就在营地闸门前截住我们,因她是负责我们在当地的安全的。 另一名法国籍护士美云就负责营养治疗项目。她曾经参与无国界医生在乌干达和刚果的救援任务。她将这个营养治疗项目的知识,传授予另一位护士珍妮。珍妮是一个住在澳洲的英国女孩,这是她参与无国界医生的首个救援任务,她曾经在印度参与另一个组织的项目。
Reply Share
医院里只有约十五名病人由我照顾。我在早上巡房,为大部分病人定下疗程。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受枪伤、烧伤或是遇上交通意外。 我在下午完成了两项手术,一个是烧伤的小童更换敷料,另一个就是左膝曾经做过多次手术,而受细菌感染的男病人。起初我估计这是因他患有结核病,但我发现他身上长有一大个肌肉内脓疮,却没有适当的导流。他没有亲友陪伴接受治疗,但他不能自己走动甚至上厕所。他只能依靠医院派发的食物,但有时可能会因不知明的原因而没有食物分发。如果没有人给他喝水,他就会没有东西可喝。他是那么的衰弱和憔悴,我们的工作人员决定从营地里给他带一些食物,希望可以帮助他。
Reply Share
我与一位来自澳洲的营养治疗护士,终于在今日到达乌韦勒。 乌韦勒是平原上的一个城镇。由飞机向下望,只见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有一些细小茅舍。乌韦勒医院在机场对面,至于无国界医生的营地,则距离市集一公里,我们要乘坐无国界医生的车辆前往。营地内有七至八个帐篷,住了二十名救援队成员,这是我参与的所有救援任务中,第一次需要住在帐幕,而我要与其它七名队员同住一帐幕。在日间,帐幕内非常炎热,甚至不能在入面逗留超过五分钟,但在晚上,我冷得要盖上毛毯。
Reply Share
今天是三月三日星期日,我正在无国界医生位于南苏丹朱巴(Juba)的宿舍。我在三月一日星期五的下午抵达这里。我们将要乘坐货机由朱巴飞到乌韦勒。这些货机会将救援物资送往不同地方,每星期只有三班货机飞往乌韦勒,而我将会在明天出发。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