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天空蓝的让人陶醉,清晨是淡然,白天是蔚蓝,晚上是发黑的深蓝。但是傍晚的时候是最美的,因为有晚霞的存在。绚烂的云彩铺陈在深蓝的天空上,让天空多了一层变化。
Reply Share
在这个任务点,每一个职位都有一件代表性的对象,就像圣物一样,代代相传。照片里的棍子就是流动医疗队的圣物,据说是飞利浦队长使用过的手杖。 飞利浦队长是一位传奇人物,曾经在很多年以前担任过这个项目的项目统筹,但是许多我接触过的组织首领,还有村庄的长老都还记得他。他几乎走遍了这个地区的每一个村庄。我们现在使用的最精确的地图也是由他绘制的,即使是联合国制作的地图,没有像他的那么详尽,因为他真正地用双脚丈量过这个地区,到过许多偏远的村庄,为那里的居民开展基层医疗护理。
Reply Share
这是我第一次踏上非洲的土地,一个月来耳闻目睹的一切令我对这片大陆有了更多的认识。 礼貌,这是我对刚果人的第一个印象。
Reply Share
在阿诺韦难民营工作有不少有趣的事:其中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很有趣的小事 在阿诺韦难民营工作的其中一个挑战就是探热针不能正常运作。八月八日,我在阿诺韦难民营的小小流动诊所内如常工作,已工作了几天,发觉真的很多发烧的病人。
Reply Share
前几天难民营里的腹泻病例在我们的迅速处理下逐渐平息,本周一我顺道再次经过几个医疗点,病例登记薄上每日新发病例已经降到了个位数,同时没有新发的严重腹泻病例。而之前转诊至中心医院霍乱治疗中心接受输液治疗的病人,基本上状态不错,绝大多数都已经出院。
Reply Share
今天是我第三次带领摩托医疗队前往较远的村庄K。 流动医疗队是无国界医生特有的一项基层医疗服务。其宗旨是为缺乏医疗机构的地区,特别是难民聚集区、冲突地带、以及交通条件恶劣,与外界隔离的地区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 K几乎完美地满足以上所有的条件,由于武装组织间的冲突,这个村庄以及周边地区的医疗点几乎停止了运作,而且因为长期冲突,产生了大量的流离失所和营养不良病例。到目前为止,无国界医生的流动医疗队已经为这个地区,进行了一年多时间的不间断的医疗服务。包括产前检查、疫苗接种、营养不良治疗和疑难病例转诊,有时也会对当地的卫生站进行药物捐赠和技术方面的支持。
Reply Share
当麦哲伦的船队经历一年多的环球旅行回到里斯本,人们张大嘴巴听着船员诉说各地的奇闻冒险,一定会惊叹于这个世界的巨大,一定会认为地球上丰富的资源以及广袤的土地足够人类世世代代生存下去。 但是今天,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便可以把人从一片大陆带到另一片大陆;国际太空站每隔几十分钟便绕地球一圈,这个世界从尺度上已经大大缩小了。而随着地区间的人员往来,各种经贸合作、文化交流,世界不仅变小了,而且趋向于变平。
Reply Share
上周六下午,我经历了一次紧张的抢救。 下午的时候,我在办公室正准备起草报告,边上的无线电总机告诉我附近的一个村庄有人被刀砍伤了手,需要派出救护车。因为是周六,而唯一的一名待命护士在另一个点因为道路受阻,还没有回到基地,其它的医务人员都在医院,基地里只有我一个医务人员,于是我急匆匆地背上急救包登上越野车出发。 术业有专攻,更不用说医学这个分科极细的学科。我最近几年接受的都是内科的专科训练,大学时学的急救知识早已差不多还给了老师,只是在加入无国界医生后才特别花时间恶补了一些创伤外科、急诊和热带病学的知识。我让自己尽可能地平静下来,在心中默默回想外伤急救的基本流程。
Reply Share
周六照例是工作日,尽管天气放晴,我的心情却实在高兴不起来。在周五的例会上医学统筹向我们通报了附近难民营里腹泻疫情的最新情况,看来问题挺严重,最近两周已经有三例死亡病例,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另一个医疗点两天内收治了将近三十例严重水样腹泻和呕吐的病人,已经不堪重负,同时治疗用的口服补液盐和林格氏液也几乎耗尽。 我一到办公室,桌上已经放了一份另一个流动医疗队成员,在前一天在难民营里调查的初步报告,病人表现出重度呕吐、腹泻以及脱水的症状,很可能是霍乱,必须马上行动。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