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Share
我于五月八日由布鲁塞尔出发前往非洲,经过十个多小时的航程,安全抵达内罗毕国际机场。第二日早上,我转乘另一航班穿越了南苏丹绿油油的平地到达首都贾巴。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我被当地的天气所吓怕,北部的气候有如沙漠,但南部却既潮湿又炎热。次日的旅程更吓人,由朱巴(Juba)坐了四个钟头车才到达博尔(Bor),沿途道路崎岖不平,满是泥泞。当我下车时,我的头发、脸颊和白色的无国界医生衬衫上全部都是泥泞和灰尘。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