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的题目类似于《巨人传》的标题,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式来概括这件难以形容的经历。
Reply Share
这个地区位于两大板块的交界地带,因此构成了特殊的地貌。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一块饼与一团面挤压在一起,饼会钻到面团下面去,两者交界的地方会出现凹陷,而面团被顶得高起来的地方会出现许多皱褶。在造物的眼中,两大板块碰撞就如同两团面挤压那么简单,于是数万年时间,这里形成了非洲被称为的「大湖地区」的东非大裂谷,还有就是我所在的高原山区。
Reply Share
来到任务点已经超过五周,经过与前任两个星期的交接,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开始独立工作,越来越感觉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在前线身份已经发生了转变。 我曾经在医学院接受了七年的正规医学训练,主要是医学理论和临床实践方面的培训,毕业后经过四年的住院医生阶段,终于成为了一位低年资医师。但是在这里,我的责任并不仅仅是一位医生,而是转变成了一个医院中层管理者。 我目前职位可以这么描述:首先是流动医疗队的负责人,协调六位护士的工作,其中包括一位资深护士;其次是两个由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健康中心监察员,需要对其进行技术支援和员工培训的工作;再次是救护车系统和病人转诊系统的监察和调配工作。
Reply Share
我到前线执行任务以前从未真正见到过营养不良的儿童,在中国,儿童更多地为肥胖问题困扰。如果说营养不良的话,大多数是厌食症造成的。但是在这里,却是真正的食物短缺或是严重的肠道寄生虫引起了营养不良。想到在这个普遍营养过剩的时代,居然有儿童会因为饥饿而遭受营养不良,甚至早早夭折。
Reply Share
三天前,在基地我们接待了一位来自K村庄的助理护士,他告诉我们在他所在的村庄出现了许多腹泻病例,已经造成了好几例病人的死亡,同时他们缺乏必须的药品和输液仪器。 K村庄是一个在大山深处的村庄,无国界医生从来没有到过那里。经过与前线统筹的交流,我们决定对K进行一次考察。
Reply Share
这里的天空蓝的让人陶醉,清晨是淡然,白天是蔚蓝,晚上是发黑的深蓝。但是傍晚的时候是最美的,因为有晚霞的存在。绚烂的云彩铺陈在深蓝的天空上,让天空多了一层变化。
Reply Share
在这个任务点,每一个职位都有一件代表性的对象,就像圣物一样,代代相传。照片里的棍子就是流动医疗队的圣物,据说是飞利浦队长使用过的手杖。 飞利浦队长是一位传奇人物,曾经在很多年以前担任过这个项目的项目统筹,但是许多我接触过的组织首领,还有村庄的长老都还记得他。他几乎走遍了这个地区的每一个村庄。我们现在使用的最精确的地图也是由他绘制的,即使是联合国制作的地图,没有像他的那么详尽,因为他真正地用双脚丈量过这个地区,到过许多偏远的村庄,为那里的居民开展基层医疗护理。
Reply Share
这是我第一次踏上非洲的土地,一个月来耳闻目睹的一切令我对这片大陆有了更多的认识。 礼貌,这是我对刚果人的第一个印象。
Reply Share
在阿诺韦难民营工作有不少有趣的事:其中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很有趣的小事 在阿诺韦难民营工作的其中一个挑战就是探热针不能正常运作。八月八日,我在阿诺韦难民营的小小流动诊所内如常工作,已工作了几天,发觉真的很多发烧的病人。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