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在医院忙乱的两天后,今天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 昨天晚上,当我们刚回到营地后不久,一辆来自另一个非政府组织的汽车驶到,他们其中两名职员表示,已把一个母亲送到我们的医院,但在那里找到 医生,所以直接 来到宿舍找我们。 同样的故事再次发生。这个女人住在距离医院很远的村落,她怀有双胞胎,两天前生下了第一个婴儿后,另一个胎儿仍在腹中。她的家人要走很远的路程,才能把她送到诊所,并发现腹中胎儿已经死亡,但因为头及手臂被卡着,所以不能生出来。
Reply Share
任何灾难之中,总会有些奇迹。今天,就发生了两个奇迹。 第一个奇迹,是从我有幸与我们的年轻司机漫长倾谈当中而得悉的。过去两日,我们一直在去海地东北部地区的路上,以便到那里评估医疗需要。地震后的数天里,许多灾民都逃离太子港,走到当地避灾,数以千计的灾民更因太子港的医疗不胜负荷,无法提供医疗护理,因而涌到乡郊的医院求医。 在今天早晨,我们启程上路前,我和司机克里斯托柏聊了一会儿。正如我问其它同事一样,我问及他地震中的经历。他说,尽管他的房子在地震中塌了,但是他的太太和两个儿子都活了下来,他们现在与其它人一样,都睡在街上。接下来,他跟我说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Reply Share
事态在慢慢变化。事实上,每天当我走进我们的办公室和医院,都会看到一些显眼的小改变,仓库里终于有物资堆放,当初的混乱也开始有了一些秩序。无国界医生的项目也同样在进展。我跟一位精神健康专家聊天,他解释说现阶段的精神健康辅导主要是分享资讯,确保人们知道去哪里可以得到医疗护理,向人们解释甚至是地震等等。只有当他们心理上准备好,才会开始谈论他们经历了甚么。大多数人还没有完全吸收他们经历的一切所带来的冲击。也许他们需要花几天时间,甚或数个星期,才会开始意识到失去房子、家庭成员、财产,工作,或者所有与他们从前生活相关的东西,对他们意味着甚么。
Reply Share
今早我为自己性命的安危感到恐惧。希望哪怕再多睡十分钟也好,因为从上周开始我每晚都要继续工作五个小时,已经累坏了。 可我没有这样的运气。我忽然觉得睡袋在卧室地板上晃来晃去,有那么一会儿我想可能是因为工作太累而有些晕眩。不过当摇晃变得愈来愈剧烈,我很快便打消这种想法。 我立即跳了起来,只穿着睡衣的我在昏暗的晨光里,慌乱地跑下楼到了大门前。门被锁着,而我没有钥匙,好在同事及时赶来打开了它,我们就一块儿跑了出去。 我不停地打颤,几乎都要哭了。同事也是。他上周刚经历过大地震,却依然勇气十足地返回屋内,带着另外两个同事逃出大屋。我的心跳加速。面对着这种强大力量,我才明白脆弱的含义。
Reply Share
凡事皆是平衡的体现∶骑单车、在街市称洋葱、用头顶着水罐、健康、生命与死亡。 二零零九年的最后一日,我见证了生命与死亡的平衡。 一个分娩的妇女在产台上。二位助产士。没有家人、没有支持、没有声音。她默默地承受着每次子宫收缩所带来的痛苦。面部偶尔的扭曲是她唯一不适的表现。我仔细的监察着她的面部和肚子,以得知她子宫收缩的情况。胎儿快要出来,但胎位不正,臀部先出来。这可能造成难产或为生产构成风险。但助产士仍保持镇定和充满自信。整个过程很快。首先是臀部出来,然后是腿,胳膊,肩膀,最后是头。为什么这位妇女可以如此从容不迫?助产士汗流浃背的帮助胎儿出来,但这位妇女却保持寂静。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