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起,接近60万名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越过边境到孟加拉,以逃离暴力。克罗斯医生(Dr. Ian Cross)在这段时间於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治理难民。他遇上了一个很特别的病人。
 
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尔区(Cox’s Bazar)无国界医生位於库图巴朗(Kutupalong)的医疗设施内,一个瘦削的10岁女孩正躺在阴暗房间内的一张病床上,她的情况显然并不大好。在缅甸若开邦的冲突近日升级後,女孩随家人在11日前逃难越境。她因为脊柱肌肉疼痛抽搐而拱起背部丶咬紧牙关,且四肢僵硬,因而需要留医。她罹患了破伤风,这疾病因有疫苗预防而几乎於全球绝迹。但在这女孩一家所来自的地方,缅甸西北部,此病并未消失。我们保持房间安静和昏暗,以减少对女孩的感官刺激,以免引发她再度疼痛抽搐。
 
她双臂的伸缩性逐渐改善,但双腿依然伸直,脚趾尖僵硬指向前。她昨天尝试进食,但她的嘴巴并未能张开至一定阔度。她望着坐在床边跷着双腿的父亲,他的眼泪缓缓从面颊流下。我们已竭尽所能以加快女孩的康复进度,但这始终是漫长的过程。
 
 
 
她望着她的父亲,从咬紧的牙齿间吐出说话。
 
"她说甚麽?" 我问我的医疗助理,孟加拉籍的希洛医生(Dr Sharma Shila)。
 
她回覆道:"她想她的父亲抱她。"
 
她父亲的样子悲痛欲绝,他并不想引致她再疼痛抽搐。我轻轻地抱孩子到他的膝上,着他给女孩一个拥抱。
 
 
 
我转身照顾房内另一个病人,一个一岁大丶患有新生婴儿破伤风的婴儿。如果他的母亲在怀孕期间已接种破伤风疫苗,这个病就可以预防。不幸地,在边境另一方的缅甸,罗兴亚人所居住的区域并没有产前护理服务。我花了些时间,以我的手指作道具,教导那婴儿如何吸啜已挤出来的母乳。如果我可以令他成功做到,也许他可以抓着他母亲的乳房吸啜进食。十秒後,他好像已开窍,懂得强而有节奏地吸啜。看着已三星期靠鼻胃管灌食的孩子有这样的进展,他的母亲非常高兴。
 
当我们正准备离开时,我转头瞥见那小女孩在她的父亲怀内。我感到很惊讶。她的肌肉痉挛已轻得容许她屈膝60度。她的上下颚不再咬紧,正对着她的父亲微笑。
 
我差点喜极而泣。也许爱并不是药物,却有着如任何药物一样的功效。
 
 
 
照片摄於女孩刚被送到无国界医生医疗设施後不久。 © Ian Cross/MSF
 
 
 
分类: 

留言

Image CAPTCHA
请输入上图的字母或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