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助产士李芷殷 在南苏丹马班县多罗难民营,无国界医生是区内唯一提供免费妇产科医疗服务的组织,单在2018年6月及7月,每个月有250至280名妇女到无国界医生在当地的医院分娩。当地童婚问题严重,女士早在15、16岁时,便会结婚、生儿育女。这些年轻妇女的身心发展都未成熟,要顺利分娩和学习懂得照顾新生婴儿,都有一定难度。
香港骨科医生唐頴思 7月12日上午九时,在巴勒斯坦加沙北部的回归医院。电梯门在三楼打开,一名戴着黑色面纱的母亲冲入护士站,要求我们即时替她的儿子穆罕默德看病。 我翻查穆罕默德的医疗纪录,他今年16岁,5月14日因尝试越过用来分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围栏而胫骨中枪。穆罕默德已接受紧急清创手术,骨折的部位亦已用石膏固定,覆诊日期订在两天後。
香港骨科医生唐頴思 (Jennifer Tong) 他是一名18岁青年。毎次来到位於巴勒斯坦加沙北部的回归医院,总是穿着同一件黑色T恤 ,上面写着 "Sunny Boy",加上他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多,所以我昵称他为 "阳光青年Sunny Boy"。  Sunny Boy 在孤儿院长大。他的两只门牙呈啡色而且都只剩下半只。在加沙地带,牙医都是私⼈执业,平民百姓着实难以负担牙科检查费用。
来自无国界医生紧急救援支援组的顾翎(Lucie Gueuning),撰述一个可帮助救援人员迅速应对以接触有需要病人的创新项目。 当天灾来袭,无国界医生的救援队需要快速行动。不过,在紧急形势下取得准确和最新信息,以评估灾区的实际情况和所需的应对措施,很多时候都并非易事。 无国界医生的救援队一直在寻找创新的方法,去解决人道救援工作所遇到的挑战。
克莱克(Hilde De Clerck)是无国界医生对抗埃博拉最富经验的医生之一,在处理埃博拉以及类似疫症爆发方面,有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克莱克刚刚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回来,在那里最近爆发埃博拉疫情,控制工作困难重重。研发中的新药问世,或许有助治愈那些染病的人们,但要合乎规范地提供和使用这些新药,克莱克认为过程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 
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的曼吉纳市(Mangina)在8月1日爆发埃博拉疫情。卡马武(Patient Muhindo Kamavu)是无国界医生第一时间派出的4名经验丰富的护士之一,与当地卫生部在现场共同应对埃博拉爆发。身为对抗今年两场埃博拉疫情的老兵,卡马武目前已结束在曼吉纳的工作,转往北基伍省东北部的布腾博市(Butembo)。在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大城市里,筹备应变工作,以管理染上埃博拉病毒的患者。 "8月2日那天,我接到一通电话,说刚果又爆发了埃博拉疫情,而无国界医生已经准备好应对。
无国界医生马来西亚项目总管柳天蕙 今年8月25日,是历年以来最大批罗兴亚难民逃离缅甸若开邦的一周年。缅甸政府针对罗兴亚人进行的新一轮 "清剿行动" ,导致超过70.6万名罗兴亚人为逃避骇人的暴力事件而走难至孟加拉。现时,约有91.9万名罗兴亚难民栖身在孟加拉,这是缅甸数十年来具针对性的歧视政策积累的后果。 过去一年,无国界医生的团队在孟加拉进行了超过65万次诊症,医治的大多数是罗兴亚人。
王玮,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项目中国顾问 2018年6月19日,无国界医生向中国国家智慧财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专利无效请求,认为丙肝药物维帕他韦(Velpatasvir)的化合物专利为已知技术,不符合中国专利法授予专利的条件,请求宣告无效,以允许本土生产和进口其仿制药,让更多丙肝患者能够获得可负担的治疗。 1.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大利亚籍的项目统筹,他刚刚完成第二次的任务,从也门塔伊兹回来。 无意义的暴力丶没有法律的环境丶厌倦冲突但坚强的人们,混乱的国家:以上都是到达也门之前的内心感受。但塔伊兹却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垒。城内的市民都说:「如果塔伊兹失守,我们的未来也会失守。」 塔伊兹是也门的第三大城市,被战争前线分隔。也门人每天暴露在暴力的环境当中,日夜间连续不断,刺耳的炮轰声和枪声已成常态。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