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叙利亚西北部项目总管阿本萨 (Omar Ahmed Abenza)概述了这个动荡地区的当前局势。
 
「2月8日,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Idlib)地区的密许米珊(Mishmishan),一间医疗中心遭受空袭。对这个动荡地区来说,这是迈向灾难的另一步。这次轰炸无疑令人愤慨,绝对不能容忍。令人悲哀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叙利亚西北部平民身处的地区,尤其是医疗设施正遭受袭击。尽管在长达七年的武装冲突中,类似的空袭不断发生,但现时空袭的密集程度正处於新高,这是另一个警号。
 
无国界医生支援密许米珊医疗中心的疫苗接种运动。2017年下半年,当地的疫苗接种队为超过一万名孩童提供疫苗注射。但这项服务目前已被迫中止,医疗中心所在之处丶亦是曾经进行疫苗接种运动的地方遭严重破坏,库存的疫苗及维持疫苗低温所需的冰箱,全都被摧毁了。
 
大量家庭从爆发激烈冲突的南部和东部逃到这里,许多脆弱不堪的流离失所者并不知道医疗中心提供疫苗接种服务,或预设战时没有相关服务,甚至是知道服务存在,但害怕前往像密许米珊这类医疗中心,这都是无国界医生支援该疫苗接种队进行外展工作的原因。医疗中心被轰炸的那天早上,该队正在附近的村子里进行疫苗接种运动,那些队员以及原本得在医疗中心排队等待注射的父母和孩子,也许就因为这幸运的巧合而幸免於难。
 
但对於因空袭而死的六名病人及病人照顾者来说,这算不上是安慰;对於17名伤者亦然,其中三人是医疗中心的医护人员。我们向遇难者的朋友和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并希望伤者能够早日康复。
 
这样的情况也带出了伤者将能在何处获得治疗的问题。每次医疗设施遭到轰炸,都会造成严重的连锁反应。譬方说,位於古纳亚(Qunaya)丶无国界医生正提供全面支援的转诊医院,工作人员就对密许米珊的状况感到极度紧张,这亦可以理解。为了尽量不让医护人员和伤病者受到袭击,古纳亚医院的管理者只能缩减服务丶着情况不太严重的伤病者出院回家,并仅靠一支骨干的医疗队维持急诊室和手术室的运作,其他服务被迫暂停。
 
每次在医院或诊所遭遇袭击时,这种骨牌效应都会引发轩然大波,结果便是当更多人有着更大医疗需求的同时,仍然运作或可及的医疗服务却越来越少,这肯定是个恶性循环。那些仍然运作的医疗设施已不堪重负,诊断往往仓促进行,导致更容易出错,对情况较严重的伤病者来说,亦没有太多转介的选项,或甚至不可能安排。因此,越来越多人的伤势或病况变得更加严重,对更先进医疗护理的需求大增,使这些服务更见不足。
 
我们的流动医疗队在流离失所家庭的落脚点工作,看到了这一情况。这些家庭在寒冷中避难丶挤身帐篷里,有人还曾赤脚走了几十英哩以躲避战斗或轰炸的威胁。他们当中最普遍的医疗需求是呼吸道感染,和像糖尿病及高血压等慢性病。若他们得不到照顾,病情将会恶化,而慢性病最终会危及性命。无国界医生的流动医疗队尽量治疗他们所能找到的病患,但数十万的流离失所者分布在伊德利卜北部不同地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医生或护士。
 
一个本已很糟的情况,现正变得越来越恶劣,而要求避免袭击平民地区和医疗设施等民用建筑,则是避免灾难的第一步。」
 
-----------------
无国界医生是支援密许米珊医疗中心的几个组织之一,曾捐赠医疗用品和药品,该中心内并没有任何无国界医生工作人员。去年12月,另一个组织接手向该中心捐赠物资,无国界医生於是转为支援该中心的疫苗接种服务,协助培训负责疫苗接种的工作人员,为他们提供补贴,并为该中心提供装备及疫苗。而在伊德利卜其他地方,无国界医生有三支流动医疗队,由组织的医护人员直接提供援助,并根据情况向流离失所者分发御寒及卫生用品。无国界医生还与古纳亚医院建立了全面支援的夥伴协议,并为该地区的其他医院及医疗中心提供不同程度的 遥距支援。
 
在伊德利卜省南部,叙利亚政府军及其盟友正和反对派武装部队激烈交战。在战线後方的伊德利卜中部和北部,空袭击中医疗设施 等民用建筑,加深了因战祸迫近自己村镇而仓皇逃难的人们所面临的危机。自去年12月起,再有数万家庭试图在早前涌入伊德利卜省北部的数十万流离失所者当中寻找栖身之所。许多人没有帐篷,并试着与其他家庭挤在一起,人们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