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去过印度和日本,还独自去过西藏。但是每次出远门,父亲总会问我是否一个人出门,如果回答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他总会放心一点,这一次,要一个人去尼日利亚,他却好像说不出什么了——对他来说,非洲很遥远,遥远得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担心了。而我对此行充满期待,加入无国界医生的办事处两年多了,曾经探访过我们在襄樊的艾滋病项目,也探访过我们在南宁的艾滋病项目,喜欢项目上的生活,得到了医疗照顾的病人们乐观的生活着,而尽责的同事们的热情总是能够感染人,何况这一次要探访的项目是在遥远的尼日利亚?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