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我们仍旧与三号手术室的设计图奋战,也花了些时间解决手术室里的一些小问题。 因为昨天我画设计图的时候,并没有事先得到正确的丈量尺寸。虽然设计图看来颇不错,但当David和Mathias得知这个图没有依循正确比例来画时!唉唷~对不起啦! 他们今天来量了正确的尺寸,晚上我也将设计图依据下午开会讨论的结果做了一些修改。Raewyn来了之后,我就很少搭车去医院。她喜欢走路,所以多半都一起用走路往返医院和宿舍。 傍晚在医院开了一个原本上星期五该开,延到今天的会,各部门的主管聚在一起。国际人员的报告都颇简短,而当地员工的都很长……
Reply Share
一整个早上我和Raewyn坐在走廊,由一张塑料绳编织的床上,讨论二号手术室的设计。 我沿用上次David给我,那个用Excel做成的设计图来做修改,用了一整个早上的大脑,相当的疲累。脑子搁置太久没用了...... 但将下午,William告诉我们,卫生部门希望他们自己改建整个手术室。他们要自己的一号和二号手术室,无国界医生在现有的厨房和储藏室建三号手术室。我和Reawyn知道之后面面相觑,我们的整个早上就这么......
Reply Share
因为昨天我把手术室钥匙放在母婴病房,担心早上来的人不知道钥匙在哪,想赶在八点以前到医院,但担心是多余的,至少在早上大家都很准时,手术室的门已经敞开。 但我发现药柜里的Tramadol少了一盒。不管是谁拿走,掉药的情况都不被允许再发生。前几天后勤人员就通知我,有锁的金属柜已经到了,我也在母婴病房看见,只是自己一直没去向后勤人员说手术室什么时候要。 在发现药被偷了之后,我马上走回办公室,但找不到Mathias。而在走回医院的路上,正好遇见他坐在车上要返回办公室。我麻烦他送一个金属柜到手术室,在约莫一个小时之后,Santino就告诉我,有人送金属柜来了!Mathias果然是神奇的后勤人员!
Reply Share
这是第一个星期天手术室的消毒人员有上班。从早上我就呆在手术室,写关于那几台手术的日记。下午带了宿舍的扩音器到手术室。 整个星期天我都待在医院里。 安静的手术房,电风扇,还有音乐。我喜欢这儿胜过办公室。
Reply Share
David说要跟我讨论关于二号手术室的计划。但最终应该是我和他都在忙一些事,所以没有时间讨论。 中午我受行政部办公室当地员工的请托,误敲了Rx的房门,扰了她的清梦.......我再也不敢吵醒睡梦中的行政部同事了,太恐怖了。。。。。 今天傍晚打了几场很爽的排球赛。 若没记错的话Alex不知道从哪里弄了羊肉回来,这次的羊肉是我来这儿烤的最好吃的一次。
Reply Share
早上又来了一台手术。是一个三十二周的婴孩,出生之后只有1400g,但哭的不错。看来应该还可以照顾。 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婴孩脐带出血。小朋友实在太小了,一点点出血就要命。但在手术室时我看着史医生在脐带上打了两个牢靠的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史医生脸色极难看的出现在手术室门口,请Theresa来翻译。 他跟小朋友的妈妈说︰「对不起,婴孩救不活... 」史医生脸色看来真的很糟,看得出他相当自责。小朋友的妈妈说,刚刚还听见手术室在哭,怎么会后来就死了呢?她四个小孩已经死了三个。噩耗,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告知,都是噩耗。 但这儿小孩的死亡率真的很高。
Reply Share
平静了四天之后,手术又出现了。这四天中,由于整个手术室的员工多了,多半的时间我都呆在手术室里。 这天的手术成员一样是是我,梅德林,Harriet,Christine,但史医生在麻醉完成之后,就到手术室候命,等着接过婴孩。我们尝试打开电风扇,但并没有对着病人吹,只保持室内空气流动。虽然不尽然符合感染管控的原则,但对于手术室的工作温度,有极大的改善! 史医生接过他的第一个婴孩,看来颇兴奋。而有他来照顾婴孩,我更可以专心在自己的工作上。手术流程比起之前的手术来说,真是好太多倍。唯一的问题是,接到通知之后,我大概需要花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来准备手术室。
Reply Share
我开始跟当地员工学习Dinka*,发音真是无敌难! *Dinka是当地的一种语言 药房的Charles是科特迪瓦来的好人。我喜欢叫他的名字跟他打招呼,好像在叫自己一样。
Reply Share
Alex今天整天几乎都在忙手术室的事,昨天跟他说手术室的人需要喝水,请准备一台饮水用的过滤器。一早过滤器就出现在手术室了。全新、高科技的婴儿恒温箱很快的就从仓库移到手术室门口。还不到中午,Alex就把婴儿恒温箱组装好。 我跟Mathias说手术室需要一个稳压器,今天早上稳压器就出现在后勤人员办公室的门口。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