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去过印度和日本,还独自去过西藏。但是每次出远门,父亲总会问我是否一个人出门,如果回答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他总会放心一点,这一次,要一个人去尼日利亚,他却好像说不出什么了——对他来说,非洲很遥远,遥远得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担心了。而我对此行充满期待,加入无国界医生的办事处两年多了,曾经探访过我们在襄樊的艾滋病项目,也探访过我们在南宁的艾滋病项目,喜欢项目上的生活,得到了医疗照顾的病人们乐观的生活着,而尽责的同事们的热情总是能够感染人,何况这一次要探访的项目是在遥远的尼日利亚?
Reply Share
狄纯娜是由无国界医生香港办事处派出的菲律宾医生,她现正与紧急救援队在菲律宾受水灾影响地区提供医疗援助。这是她讲述目前在前线上的工作情况︰ 你今天做了甚么(十月六日)? 无国界医生的流动医疗队今日到了马尼拉的帕西格市(Pasig City),全市仍然被洪水淹浸,多处地方水深至胸口。他们预计当地洪水要三个月时间才完全退去!尽管如此,灾区里仍然有很多人,或是划着临时小艇,或是涉水而行。到当地是一个挑战。我们不能坐自己的车,而要转坐当地的吉普车(jeepney)、再坐摩托船过河,然后转坐一只小一点的船转入一些狭窄街道里。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昨日哈马斯向以色列方向发射了两、三支火箭,幸好之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每天都开放,由于在这里星期日不是休息日,所以依旧有很多人来求诊。昨天便大约有七十人,几乎全都是年轻病人,由一岁到三十岁都有,全都是因战争而受伤。你不会看到因头痛、发烧、感冒、胃痛或其他鸡毛蒜皮的事就来求医的人。
Reply Share
于2009年1月31日在香港电台第一台《香港家书》中播出 敬爱的舅父︰ 相信你和爸妈会问我为甚么又离开香港安稳的工作,来到老远的中东工作,而且是战乱纷扰的加沙!其实你们也应该了解到医护工作是建基在人道救援的理念上。当我们身处繁华之中,当我们离开人世界的种种不幸事,我们很容易就会忘记这世上有数以亿计的人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他们更是缺乏医疗保障!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