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或者没有钢琴八级,不是游泳健将,不懂书法,不识梵高,也不懂芭蕾舞,不晓奥数,不懂两文更加不识多国语言。
Reply Share
前言:细过的时候有没有玩过和朋友斗唔眨眼的游戏?那是一场谁先放弃,谁便输了的游戏。人生,有时候都一样。 星期一,天阴,狂风暴雨。
Reply Share
今日既一连串不如意事件,由发电机坏左,洗完头先发现无得吹头,湿住个头去gel头开始。心情虽然坏透,但系正所谓日子难过日日过,要让日子继续好好过,唯有在生命里面找亮点。 修女系我地的常客,她经常会带不同的BB来睇病。她和几个志趣相投的修女,一起在乡村成立了类似孤儿院的地方,义务照顾同埋养育被人遗弃的小朋友。
Reply Share
话说情人节半夜被人拍醒,返医院成功救了个初生的宝宝。回去只睡了几小时,就返回病房进行大扫除。 这里的大扫除,是我这次任务的其中一个重点环节,彻底的程度比香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让全部病人搬出帐篷,彻底地从天花板擦洗到地板,(话说回来,我还真没在医院看到有人抹过墙),然后再喷上防蚊的喷剂在墙上,绝对是来到这里之后最认真的一次。见到他们搬开柜子、扫出些前朝遣物的时候,少不免有些许成就感。
Reply Share
说真的,要不是无国界医生香港办事处的同事提醒的话,我压根儿不知道原来农历新年已经悄悄地来了。再过数天,我就会迎来成世仔最炎热的年初一。 在这里,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管理所有的儿科病房,那包括了普通儿科,深切治疗部,专为营养不良小孩而设的营养病房与及隔离病房。上星期新建好的隔离病房终于投入服务,从此病人再不用睡在帐蓬里,总算有瓦遮头,为此这段日子一直东奔西跑,有时候忙得连午餐都忘记了要进食,想起的时候已经是晚餐时间了。
Reply Share
12岁的小朋友John(化名),基本上系由两个女人(职员和妈妈)打横抬进来的,远处看,仿如两位工人抬着长长的木板一样。 John和很多这里的小朋友一样,都是因为发高烧今早来睇医生。但是在门诊排紧队的时候就忽然倒地抽筋。呢度没有轮椅,也没有轮床,几个人夹手夹脚抬佢去病房,这是常识吧。
Reply Share
呢个就系我每日返工的行装,T-Shirt 牛仔裤凉鞋。 每日都系白雪雪返工,泥黄色返黎。 腰包有交剪、钳、手套、纱布、止血带、护士长送我既小型血氧量度计、笔、同埋最重要既万用工具刀。
Reply Share
现在是南苏丹时间晚上8时正,天已经黑齐了。保安原因,晚上我们是不能单独留在医院,所以我现在正坐在手术室外面,等待产科医生完成手术过后,一起回基地。今天午餐因为有点赶,所以只吃了一点薯仔做的沙律和这儿每天都有的切片蕃茄,所以现在肚子有点饿。刚才走进手术室看过,手术还需要点时间才完成,我想还是坐下写点东西打发时间还来得实际。
Reply Share
不经不觉,来到南苏丹这地方已经整整两星期了,工作刚刚交接完毕,正开始独力慢慢摸索,我想事情总会慢慢上轨道。 先说说南苏丹这个地方,很多香港人连这地方名也未听过,(已经不止一次有人问我苏丹系咪梁朝伟结婚果个地方,那里其实叫不丹呀师兄)说起来真的惭愧,反之这里大部份的人都知道甚么是中国,甚么是香港(虽然我努力尝试告诉他们这两处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不过叫人遗憾的是,每当我告诉他们我来自香港时,总会有人问我是否喜欢Jacky Chan,那真叫人头痛。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