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的季节快将完结,但天气还是很热。现在是三十五度,我是在办公室内!汗水从我的脸颊、手臂和背脊一直流下。炎热是无处可逃。我只好交替地打字、喝水、思考和抺汗。雨季和较凉快的天气还没有来临。 我正在处理没完没了的报告、医院工作时间表和预备训练班。这份工作虽是有趣,但我每天都感到极度疲惫。同时间处理多件事情和工作受到干扰的情况达至新高。 「可以帮我安排假期吗?」「我的笔没有墨水,可以换一支新笔吗?」「我想跟你谈一谈我的工作时间表。」
Reply Share
恩塔巴姆洛普(Ntabamhlope)是我最喜欢的诊所之一,倒不是仅仅因为它好听的名字,真正吸引我的是前往那里的越野旅程,是庭院角落里参天的古树,是人们围绕着古树栽花又乐意照料的情趣。那里的药房空空荡荡,但仅有的存货都整齐地按照字母排列顺序摆在架子上;那里的护士技术娴熟,但每次都会向我热心请教,我还喜欢她们的制服——是我见过最洁白的。 然而今天我来这里却察觉到了异样。迎接我的是一位紧张的护士,她对我说︰「你能过来,我们很高兴。」我忍着往背后看的冲动,因为我很清楚现场只有我一个人,而她是真的对我说。突然,我觉得来这里一点也不高兴,当我被带到医务室的时候,我的心情开始变得沉重。
Reply Share
圭鲁(Gweru)的芒果季节已经结束,但对于我来说,其它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我慢慢学习这里的语言、熟悉这里的环境,感觉自己又成了一名婴儿。我适应着这里的气候:早上冷得发抖,中午却要急急找地方乘凉。我逐步认识人们的脸孔、记住他们的名字,最终了解我的新朋友及同事的脾性。我适应着我的新家——爬着蜥蜴的天井、住着壁虎的厨房、会跳出青蛙的淋浴室。 在过去的几周,我去过地区医院、乡村诊所及镇上的办公室。我和医生、护士、小区工作者和负责人一起,在陈旧的省级办公室里或是树下开会。渐渐地,我的工作从初来时的模糊不清变得明晰了。
Reply Share
沒有媽媽如何餵哺孩子?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答案並不複雜──奶粉。但当我在中非共和国問這個問題時,他們的表情卻變得凝重黯淡「不可能。」 当我遇到「苏尼尔」后,我开始问这个问题。苏尼尔是一个四个月大,胖胖的婴孩。他的爸爸帶他到醫院,尋求餵哺的协助。孩子的母親產後不久便過世了。 一般情况下,家族或社区的妇女会帮忙,为丧母的孩子提供母乳餵哺。但蘇尼爾卻得不到任何人的幫助。一貧如洗,無親無故,他孤立無援。 奶粉:市場上没有供应。 奶瓶:没有可能获得。 洁淨的水:有限。 對食水衛生的重要的理解:有限。 文化:不能接受用奶瓶餵哺嬰兒。 虽然面對著種種不利因素,但我仍然下定決心幫助這個孩子。
Reply Share
我來自一個擁有完善醫療設施的国家。我来自一个資源像是无限的國家。我來到一個所有事情都不肯定和複雜的地方。在這裡工作,我需要很大的調節。在博吉拉工作,我经常学习到靈活、創意和足智多謀。我需要對自己的期望作出調整。我们在這里的工作實在太神奇。试想想我們身處的环境和所做的工作,令我感到不可思異。
Reply Share
凡事皆是平衡的体现∶骑单车、在街市称洋葱、用头顶着水罐、健康、生命与死亡。 二零零九年的最后一日,我见证了生命与死亡的平衡。 一个分娩的妇女在产台上。二位助产士。没有家人、没有支持、没有声音。她默默地承受着每次子宫收缩所带来的痛苦。面部偶尔的扭曲是她唯一不适的表现。我仔细的监察着她的面部和肚子,以得知她子宫收缩的情况。胎儿快要出来,但胎位不正,臀部先出来。这可能造成难产或为生产构成风险。但助产士仍保持镇定和充满自信。整个过程很快。首先是臀部出来,然后是腿,胳膊,肩膀,最后是头。为什么这位妇女可以如此从容不迫?助产士汗流浃背的帮助胎儿出来,但这位妇女却保持寂静。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