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个星期五,跟小队友一起吃饭后,开始了我的小小土木工程课。 热身问题,我们的混凝土由甚么组成?他们都知道混凝土由石头,沙,水泥及水混合而成,那,为何要有石头?为何要有沙?水泥?水?大家突然呆了呆,没想过“为何”这个问题。鼓励大家多发表意见,渐渐大家都参与讨论,其实大体大家都大约知道每个原素的作用,只会从没认真留意而已。
Photo source: Angel HO
妈咪妈咪妈咪: 今年未能与你一起过生日,还望你有很快乐的一天。 数年前告诉你这个当救援人员的念头时,你没有多说什么。 在我第二次再提起时,你问那我会去哪?我说还没仔细想,看看哪里有需要,可能会是巴基斯坦等地方吧。你的脸变了色,却没有实时否决,只说了一句,你想帮人,香港也有很多人需要帮忙啊。
© Angel HO
那天与工人们一起砌砖墙,很累但很开心。 我们用的砖很大很重,是用沙浆制成的,一行一行的在柱与柱之间砌上。向他们讨教着如何砌得又直又稳,要砌得好真的一点也不容易。 在地盘外的当地人都很奇怪,怎会有外地人做粗活的,其实我只是想我的小队友们知道,我们是一team, 所以我们要互相学习。
© Angel HO
与很多未发展国家一样,这里的人的工作安全意识不高,因为对他们来说,工作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来养家,根本未有机会去仔细评估自身能力与需承受的风险的平衡。我们作为雇主,只能在能力范围内尽量保护他们。基本的个人防护装备、安全帽、防护眼罩、手套、水鞋、雨衣等,都有为他们准备,却只要少了一刻的提点,这些防护装备都只会是备用的装饰品。 那天落石屎的高度约三米高,旁边有幅约两米高的围墙,兄弟们二话不说便弃用三角梯,在围墙上走来走去要是方便多。
© Angel HO
虽然来到塞拉利昂只短短3星期,但每天与当地人紧密对话,一起工作,还作了些人事调动,对他们的文化思想,沟通模式,也开始了解。 走在街上,走进市场内,见到他们卖的蔬菜食物一式一样,卖的日用品很多也是二手货,普通人究竟能赚多少钱,想来只能为口饭。有特别技能的,如找到工作,对他们是很大的生活改善。 前些天正式请了两个月薪工头,为此进行了两天面试,都感受到这份工作对他们的重要性。
© Angel HO
来了3星期,虽然建造的都只是小工程,小柱小梁,以沙浆砖砌成的墙,临时洗手间等,与从前在香港的项目没法相比,但每天也在小事务中成长着。 那天第一次看到他们落石屎,数天后拆掉板模,看到结果虽然不差,却有进步空间,便决定改善一下建造小方法。跟当地的工人小组讨论了一下,大家都认为板模的巩固方法可改善,落石屎与震笔的使用也可控制得更好,亦减低了每次为小柱落石屎的高度以便观察。
© Angel HO
到步4天,正式工作了两天,竟然还过了个生日。 原来在外地认人是很难的。自认认人本有一手,但对着20多个当地人,个个都黑黑的,短发,真的不是一时三刻能记起谁是谁。难怪很多外国人也很难分中国人,日本人, 韩国人。 先说说我的小组,在上有项目经理,其余的就暂时有3个职位。
© Angel HO
先到首都弗里敦(Freetown) 去协调办公室briefing,再到博城(Bo),我的工作真正开始了。 到弗里敦那天是黄昏,经过一轮混乱后,终于把行李都拿到手,机场外有Pelican Taxi 的人接机,把行李安排好,人再到码头等Water Taxi。 因为隆吉机场位于海的另一边,从机场到市中心要不就坐Water Taxi,要不就要五小时的车程。
© Eric LEUNG
这就是我们在南苏丹健身的器材。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