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到工作地之前,对我这个来自天府之国的人来说,自出身以来耳闻目睹的都是「水旱从人,不知饥馑」,从来没有意识到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却是「惜水如金」。因为地理和政治环境的因素,达尔富尔是世界上最贫穷、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提供医疗援助,但在看病救人的同时我们也千方百计的改善当地的生活卫生条件,从源头防范疾病的蔓延。水是必不可少且重中之重的因素之一。非洲的雨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几乎全年的所有用水都靠雨季的恩赐。但因为经济发展滞后,几乎没有任何水利设施收集雨水以便度过恐怖的旱季。
Reply Share
对家乡食物的眷恋是与生俱来的,家乡的小吃、火锅、川菜…….真可谓是人间天堂,而对来自美食之都的我来说,这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她的涵义。
Reply Share
苏丹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全国很大一部分都信仰伊斯兰教。对我这个中国西南部的人来说是很大的不同。刚到这个国家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不习惯:天气那么炎热却不能穿短袖、短裤,喝的茶水要加大半杯糖,每天从凌晨五点开始要祷告五次……
Reply Share
前线救援生活对一个外来人员是具有很大挑战和超越的!能让你完全体会到世间生活的酸、甜、苦、辣,十味俱全。 地域和文化的差异,让世界各地的生活节奏、生活方式、生活态度都有所不同。没有对与不对、没有好与不好。
Reply Share
医疗--应该是居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之一。但在社会不稳定和经济极端落后的环境里,人们只有默默祈祷上天的厚爱和保佑。达尔富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而且还伴随动乱和冲突,完全可以想象当地人们的生活和医疗条件。而我们--就是为了提供最最基本的生存保障待遇--医疗援助!
Reply Share
经过两天的等待,我们全体团员终于会面了。虽然都是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的肤色,但是就像一家人一样的,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全体成员都迫不及待的要求尽快到项目地,开始我们的工作。第四天,我们全体成员出发了,整个Kaguro知道我们正式回来了,都是欢天喜地,把这个消息传给每一个人、每一个村。
Reply Share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六日,让人高兴的一天,因为安全形势有所好转和行政审批手续的完备,我被应许飞往下一个城市埃尔法舍尔(El Fasher),然后二十八日乘坐联合国组织下的直升飞机奔赴项目地。考虑到安全因素,我们一般都是乘坐联合国组织下的人道救援航班。埃尔法舍尔是北达尔富尔州的行政首府,距首都喀土穆大概两个半小时的飞机行程。整个飞行过程几乎全部是在沙漠上空,到达埃尔法舍尔后,我真的第一次感觉到了「动乱」这个词。机场、市场、大街上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政府军,坐满士兵并且装备重型机枪的军车横冲直撞的行驶在各条街道,而且到处都是带枪闲逛的士兵。
Reply Share
经过约十二个小时长途飞行,终于平安到达布鲁塞尔。因为我的前任同事特地从德国赶来和我做必要的交接会谈,下飞机后就立马奔赴办事处与她会面。就在我们交谈的时候,她接到一个来自苏丹项目处的电话:我们项目的一辆卡车和发电机被武装分子劫持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我不敢多想……第二天,办公室同事告诉我,两名国际红十字会组织的外藉工作人员在苏丹被绑架了,为了我们的安全暂时不飞赴苏丹,在布鲁塞尔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汗!
Reply Share
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正式收到无国界医生在比利时和卢森堡举办的为期共十五天的培训邀请,这次培训让我对这个组织、对我以后所从事的具体工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这个培训是特地为第一次即将奔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志愿人员设定的,让所有即将出发的志愿人员有充分的思想和知识准备。 培训的第一天,让我很是意外:自己出生、生长的环境都是在和平的年代,对战争和动乱之类的事情只是略有所闻,没有亲生经历过。但这天的培训内容让整个课堂鸦雀无声,我们总共二十八人,分别来自十八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过的都是幸福的生活,至少是和平的。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