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ric LEUNG
这就是我们在南苏丹健身的器材。
© Eric LEUNG
上星期的暴雨过后,我的助手跟我说︰「当雨季来临, 这里所有人都会感到高兴。」
Reply Share
© Eric LEUNG
今日见证了2013年南苏丹第一场大雨,亦象征着旱季的结束和雨季开始。回到基地, 发现整个帐幕都被雨水和泥污淹没了, 放在地上的背包、手提电脑、鞋等都无一幸免。正当我在清理帐幕的时候, 突然接到诊所员工的汇报,诊所多处地方出现了状况──栏杆倒下,安全灯失灵和发动机故障。后勤队伍立即赶回诊所,进行紧急维修,直到9时多才完成。返回基地时已经全身湿透、筋疲力尽,手提电脑的「死活」也不管了,洗澡后马上休息。
Reply Share
© Eric LEUNG
经过3天的行程,包括5次转机(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法兰克福、亚的斯亚贝巴、朱巴)和4次Briefing,终于到逹了任务地点──南苏丹多罗难民营。单单是送一个后勤人员到前线已需要花那么多人力物力,真是难以想象,无国界医生开展一个任务是多么所困难和复杂。
Reply Share
在朱巴已经快5个月了,还有一个多月就可以回家了。在首都的协调中心工作,我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无国界医生如何在极端环境下对当地人的医疗救助,身为财务的Lee都去了两个项目点进行学习和工作,可作为无国界医生超过半数的后勤人员之一的我,由于种种原因,竟然没有时间去项目点。 今天,后勤统筹问我想不想去项目点,项目统筹建议我这个协调中心的后勤去项目点看看,了解一下自己工作的意义。可是圣诞期间我下面的主管都休假了,如果我去项目点,后勤部门就没什么人干活了,所以最后的一次机会我也放弃了。
Reply Share
Reply Share
做财务的Lee现在是我的饭搭档,他来自新加坡。有时做饭时,我们会谈一下自己工作上的烦恼。一天他忽然说,你们后勤就是修厕所的(原话忘记怎么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听完还有点小气愤。修厕所怎么了,要是让你不用厕所一天,你能行吗?说实在,我们后勤的工作真是繁杂。在协调办事处这里的工作主要是同事的宿舍和办公室,仓库的维护。厕所漏水,洗澡间坏了,电灯泡坏了,做饭用的煤气,样样都得找我。每天晨会,我安排当天的工作,都有厕所需要修理或者维护的事情。
Reply Share
饮用水供应是我的专长,而兴建厕所是我的兴趣。我喜欢和朋友在晚餐前分享供水的事,并在晚餐后分享兴建厕所的事。 设计良好的厕所对于营地或医疗设施的卫生情况,扮演重要的角色。厕所和废水排放点是其中一个传播病菌的主要源头。在香港爆发沙士期间,厕所冲水系统怀疑是导致疾病扩散的原因。
Reply Share
和我一同在前线工作的周吉芳医生告诉我:“我们认识霍乱、脑膜炎、疟疾、天花……它们是上世纪夺去数以百万计生命的古老疾病。在很多发达国家,人们因为可以接种疫苗和得到较佳的医疗护理,这些疾病不再是不治之症。但在这里数周,我已看到数以十计感染了这些古老疾病的病人。” 我们先说一下霍乱爆发。当饮用水被污染或卫生设施的规划欠佳时,霍乱特别容易爆发。霍乱疫情是一种紧急情况:第一个治疗设施必须在疫情爆发的24小时内运作。由于霍乱具有高度传染性,病人必须立即接受隔离,而毋须等待化验结果。假如控制疫情的措施不足,霍乱可以导致高达20%至50%的死亡率。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