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半月前,我战战兢兢开始了新工作。我的队伍是朱巴队伍中最多员工的部门。60名保安,14名司机,技术和后勤助手六人,五名无线通信员,主管三人。刚开始连对着无线电对讲机讲话都不顺畅,需要司机帮我通报行动的我现在已经能协调好这个最大的队伍。每个周末,当其它女同事穿着漂亮裙子参加派对的时间,我还在不停的工作。哭过,想放弃过,但是都坚持了下来。目前,我的工作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9月份的一场暴雨后,我们的一个15人的宿舍浸泡在大水中,我带着后勤助手三天就完成了所有的后勤工作,同事能顺利的搬回寝室。
Reply Share
完成在阿富汗的九个月救援任务后,我正在南苏丹参与紧急救援任务。 南苏丹于去年7月脱离苏丹独立,是目前全球最年轻的国家。
Reply Share
今天和多年挚友写信倾诉自己工作上的担心,无助等负面情绪。如此了解我的她,说:“人的一生难得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做一次跨度这么大的选择,既然做了,就全力向前冲吧,就算失败,也不会后悔没有尝试过。” 内心里虽然有气馁的时候,但是从来没想过要放弃。遇到困难就低头,不是我的风格。就像攀岩,因为对先锋攀岩冲追的恐惧,一直不敢先锋,但是内心里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屡败屡战,愈战愈勇,这不就是一直以来的我吗?
Reply Share
今天和新加坡来的同事Lee一起吃晚饭,谈到了其它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条件和待遇都比无国界医生的好,我们目前在朱巴的住宿条件在保证安全和卫生的情况下,已经降到最基本的需求,没有热水,没有空调(空调是否使用要等比利时的行动中心批准)。
Reply Share
在这里工作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对整个后勤工作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这里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地理位置极其偏僻,自然物质极其匮乏,加上非洲特别的季节气候和交通因素,对后勤工作来说就是雪上加霜了。
Reply Share
揣着对达尔富尔的眷恋,怀着对非洲风情的无限向往,我再次踏上了无国界医生前线救援旅程。坐着无国界医生专门租用的飞机,从首都朱巴(JUBA)掠过典型的东非地貌,偶尔看到一些小小的村庄,经过电影般惊险的着陆后,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皮博尔(PIBOR)。
Reply Share
我们这个项目是以一个基地医院和五个乡村诊所构成的。每个乡村诊所只能提供简单的医疗服务,遇到棘手的病例就只能转送到基地医院。在我们提供服务之前,当地人只能靠天活命:遇到生病就到当地的巫医求助,希望借上天的恩赐来拯救自己。如果要到大一点的城市就医,要走上一两个星期,很多病人就在去的路上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即使到了大城市医院,昂贵的费用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现在,只要有身体不舒服,就可以在两个小时内找到一个完全免费的医疗服务点,我们还有急救车提供紧急医疗救援,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Reply Share
从小学的课本里就知道:骆驼是沙漠之舟。在著名的中国丝绸之路上就留下了骆驼千年的脚印和美誉。耐力好、耐饥渴、负重强、性格温顺、食料简单等等是被公认的优点。在苏丹这个有很大沙漠面积的东北非国家,骆驼必不可少,但又特别是达尔富尔地区。
Reply Share
关于驴的故事和话题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几乎都是不怎么好的寓意,但在位于非洲的达尔富尔地区,我却愿意称驴为:达尔富尔的轿车。也许对于在大城市穿梭于BENZ或者BMW之间的我们来说,很难理解驴给达尔富尔当地人带来的是什么?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