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日(星期三)的早上,我终于来到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的特姆医院(Teme Hospital) 。在医院走了一圈和参与简介会后,就随即开始工作。
Reply Share
我刚刚在无国界医生法国办事处完成简报会,今早将会出发前往尼日利亚阿布贾(Abuja)。我将会在阿布贾逗留一晚,然后星期三会飞往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 特姆医院(Teme Hospital)是一个创伤治疗中心,我主要会负责治疗家居和交通意外,或平民暴力打斗的创伤个案。我的工作中大部分涉及伤口处理和大量的枪伤,并约有七成的骨科个案。我将会与两位来自美国的骨科医生合作。这是一个好机会,让我学习更多有关创伤外科、骨科移植和外固定治疗。
Reply Share
无知和缺乏教育有时会造成悲剧。例如,孕妇花上超过两天时间分娩,而诞下死胎、或巫医为左手肘脱臼的女孩治疗,却使她失去手掌和前擘。
Reply Share
星期五早上,手术室还算清闲,但当我们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有一位孕妇生产时大量出血。我们立即放下午餐,为她进行剖腹生产手术,结果发现她的胎盘也是移了位,覆盖住了大部分子宫颈口,于是我不得不剪开胎盘,让孩子出来。幸运地,孩子一出来就声哭叫。不过手术还没有完结,还有一位孪生兄弟等待出生。最后,母子三人都平安。若没有我们的项目在这里,今天就会同一时间失去三条生命!所以我们来到这里,改善情况!
Reply Share
今天我们医院来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她的左手和前臂都生了坏疽。她两个月前曾经摔倒,左前臂骨折。家人带她到当地一位治疗师看病,结果手上却长出了坏疽。一个月前,她来到我们医院接受了一些治疗。我们甚至建议她将手指截除,但是她的家人当时拒绝了。 家人继续带她去看那位当地治疗师,将她的骨头再打碎以便重组,更将热水倒到她的前臂。所以今天她到来时,坏疽已经生到前臂的中间,整个前臂的皮肤都有烫伤。我们唯有替她进行手肘以下的截肢,在出现严重感染前挽救她的生命。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这个故事看来十分愚昧,然而世界上某处的人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对于来自现代城市的我们而言,实在是难以置信。
Reply Share
当你需要全年无休地工作时,人人都希望能在周末稍稍休息一下,但现实往往事与愿违。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先为一位孕妇进行剖腹生产,因为她曾接受两次剖腹生产,这次若自然生产,其子宫会很容易破裂。这位母亲的剖腹生产过程顺利,但另一位母亲却因难产遭受了很大痛苦,最后不但产下死婴,情况更为棘手的是,她的阴道壁也被完全撕扯到直肠。若不及时修补,会导致连接直肠和阴道的瘘管病。我尽了最大努力去修补她撕裂的阴道壁,希望她能恢复健康,一切平安。
Reply Share
前往苏丹一点也不容易,特别是当你在两日前才收到通知要前往当地就更困难。从肯尼亚内罗毕飞往南苏丹朱巴(Juba)前,需要先申请前往南苏丹的特别许可,需要花上四天时间,到了朱巴后还要多等两个晚上。最后,我还要乘坐无国界医生的飞机前往今次任务的工作地点──乌韦勒(Aweil)。这架飞机被安排于公投前飞往当地候命,以应对该区可能出现的冲突。
Reply Share
时间飞逝,不经不觉已接近任务结束的时间。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现在我与当地人民在艰苦的环境下生活,但在少于三十三小时后我将回到属于我的、舒适的环境,那里的人虽然拥有完善的福利设施,但却只懂得要求更多,尽管这种说法好像忽视了他们的好。教育、基本医疗设施、有营养的食物、洁净和安全的食水供应、良好的卫生系统、电力供应等等,在这个贫穷的国家一切都好像太奢华和遥不可及,但在我的地方这些东西都被视为理所当然的。
Reply Share
今天,我们接收了一名十一岁的女孩。她被一块石头卡着右脚脚掌,然后跌到在地上。她扭伤和跌到,胫骨有骨折,并刺破了皮肤。 若有合适的医疗护理,这样的受伤并不是大问题。但因为父母带她到农村接受治疗,造成今次的悲剧。她在受伤后两个月才到我们的医院求医,她的胫骨一直是外露。 我不能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代社会中。约三分一的胫骨外露,并已经坏死。她腿骨间的空隙十分大,我们很可能需要为她进行截肢手术。我真的不忍看见这个女孩接受截肢。 但我明白这是发展较差的国家的现实。悲剧每天也在发生。我所能够做的就是在未来还有能力到前线工作的日子,尽力帮助他们。
Reply Share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