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克(Hilde De Clerck)是无国界医生对抗埃博拉最富经验的医生之一,在处理埃博拉以及类似疫症爆发方面,有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克莱克刚刚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回来,在那里最近爆发埃博拉疫情,控制工作困难重重。研发中的新药问世,或许有助治愈那些染病的人们,但要合乎规范地提供和使用这些新药,克莱克认为过程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 
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的曼吉纳市(Mangina)在8月1日爆发埃博拉疫情。卡马武(Patient Muhindo Kamavu)是无国界医生第一时间派出的4名经验丰富的护士之一,与当地卫生部在现场共同应对埃博拉爆发。身为对抗今年两场埃博拉疫情的老兵,卡马武目前已结束在曼吉纳的工作,转往北基伍省东北部的布腾博市(Butembo)。在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大城市里,筹备应变工作,以管理染上埃博拉病毒的患者。 "8月2日那天,我接到一通电话,说刚果又爆发了埃博拉疫情,而无国界医生已经准备好应对。
无国界医生马来西亚项目总管柳天蕙 今年8月25日,是历年以来最大批罗兴亚难民逃离缅甸若开邦的一周年。缅甸政府针对罗兴亚人进行的新一轮 "清剿行动" ,导致超过70.6万名罗兴亚人为逃避骇人的暴力事件而走难至孟加拉。现时,约有91.9万名罗兴亚难民栖身在孟加拉,这是缅甸数十年来具针对性的歧视政策积累的后果。 过去一年,无国界医生的团队在孟加拉进行了超过65万次诊症,医治的大多数是罗兴亚人。
王玮,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项目中国顾问 2018年6月19日,无国界医生向中国国家智慧财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专利无效请求,认为丙肝药物维帕他韦(Velpatasvir)的化合物专利为已知技术,不符合中国专利法授予专利的条件,请求宣告无效,以允许本土生产和进口其仿制药,让更多丙肝患者能够获得可负担的治疗。 1.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大利亚籍的项目统筹,他刚刚完成第二次的任务,从也门塔伊兹回来。 无意义的暴力丶没有法律的环境丶厌倦冲突但坚强的人们,混乱的国家:以上都是到达也门之前的内心感受。但塔伊兹却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垒。城内的市民都说:「如果塔伊兹失守,我们的未来也会失守。」 塔伊兹是也门的第三大城市,被战争前线分隔。也门人每天暴露在暴力的环境当中,日夜间连续不断,刺耳的炮轰声和枪声已成常态。
伍有德医生是来自香港的急症室医生。他在2017年6月展开他首个无国界医生救援任务,前往摩苏尔以南的城镇哈曼阿里尔(Hammam Al Alil),应对来自摩苏尔的流离失所人口庞大的医疗需要,包括对创伤後外科护理的需求。同年12月,他再次跟随无国界医生到叙利亚北部的塔勒艾卜耶德进行救援任务。 "TA ER MD"这是他们贴在我手机上的标籤,象徵着我是负责塔勒艾卜耶德急诊室的急诊科医生。不论好坏,这代表我负责这间急诊室所有病人的第一线治疗。
维马尔,无国界医生搜救船「Aquarius」号上的项目统筹 "我们目前正位於马耳及西西里岛海岸之间的国际水域。船上有629人,当中11个是儿童,123个是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还有超过80名妇女和七名孕妇。这艘船上挤满了人,而且已经超载了。获救的人身体状况非常虚弱,大多都筋疲力竭,他们已经在海上待了超过48小时。" 他们的医疗状况目前还算稳定,但假如没有进一步医疗护理,有些病人的状况可能会恶化。
 无国界医生拉卡诊所的医疗
陈健华医生外科医生 十八年後重回叙利亚领土,感触实在良多。 公元二千年,我还只是个医学院一年级生。於学期结束後,花了近两个月当过不同的暑假工。日间分别当上速递送货员及跟车仓务员,晚上替中学生补习应付香港中学会考和香港高级程度会考。好不容易赚到了些盘川,随意的买了张特价机票,数天後便胆粗粗的背上个背囊,花了近两个月由土耳其经叙利亚丶以色列丶约旦,一直流浪到埃及。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