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Share
Reply Share
比利时布鲁塞尔 任务完结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 我现在于布鲁塞尔机场,等候转机去巴黎,到无国界医生法国办事处作完成任务后的汇报。 我在Mamba Point医院工作的最后一天仍然很忙碌。我在之前一天的晚上,为一名难产导致阴道和直肠完全撕裂的女子,做修补的手术。到凌晨二时,我再被叫醒做一个剖腹产子手术。清晨,我花了一个小时跟项目统筹和医疗统筹检讨我在这里的工作,我很高兴得到同事们,尤其是医院的利比里亚同事认同我的工作。他们请我在这里多逗留一点时间,我真的希望明年有机会可以再来。
Reply Share
昨晚是我离开利比里亚前,最后一天在医院值班。可能因为有点兴奋,我小睡了一个半小时后,就再也无法入睡了。 尽管已经是最后两天值班,但我的工作仍然充满着惊喜。我们在两天之内,出现了四个宫外孕的病人。Gerhard(妇科医生)在星期一早上,给第一个病人做了手术,尽管我们在手术后已为那名女病人输血输液,但她的血压一直很低,血色素也很低。这令我们这位已六十七岁的老医生很困惑。他反复为她做超声波检查,发现她腹腔内的液体量上升;他并没有其它选择,只有打开腹腔查看。我志愿做他的助手。
Reply Share
今日是另一个令人感到刺激的日子。 我在早上五时半已被召回医院。产房收了一个十七岁非法堕胎的少女,她有一段肠道跌出阴道,这可能是她做人工流产手术时,被人刺破了子宫,导致肠子脱垂出来。海伦和我赶到医院,当时我还在想,在这清晨时份,应否叫Gerhard(新加入救援队的奥地利籍妇科医生)起来一起回院。我实在不忍心在这么早叫醒这位资深的医生,我想先去看看自己是否可以处理。但当我回到医院时,却发现Gerhard早已返来了。
Reply Share
今天是利比里亚国庆节,当地人又叫今日「清洁日」。有点像我们的清明节,人们都去为亲人扫墓。 今天也是我在蒙罗维亚感觉糟透的一天。如果你还记得,我在三周前从Benson医院接收了一个膀胱破裂、阴道和输尿管撕裂的女病人。我们已经成功为她的做了修补术,她的孩子更意外地活着生了出来。她在医院康复,拔除导尿管和输尿管修复支架后,上周六出院了。但为了防止任何意料之外的情况,导致她出现尿储留,我们打算将耻骨上的导管再保留一星期,我们也教导了她如何看护导管。
Reply Share
星期一又再次很忙。当我正在为一个烧伤的小女孩换包扎时,我们的项目统筹走到手术室,告诉我们急症室刚接收了一个脐带脱垂出阴道的孕妇。她问我们在这儿是否可以处理,否则我们要将她转到Benson医院。 我马上走到急症室,发现那位孕妇已经要生产了。脐带在阴道外悬垂,但胎儿的心跳仍然很好。我们不能等待了,也不可能把她转院。
Reply Share

页面